发新话题
打印

乱谈“诗礼发冢” 文/向一

乱谈“诗礼发冢” 文/向一

乱谈“诗礼发冢



文/向一


    “庄子.外物”记了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第一句“儒以诗礼发冢”,为何诗书圣贤之人偏偏要去干鸡鸣狗盗之勾当?故事开头就十分引人入胜。接下去大小儒诗曰子云“文明”地干起了发冢之事,口头上冠冕堂璜大道理连篇、整整有词、理由十足,实则窃人钱财、戕害他人。全文74字,多一字则赘、少一字则淡,尽抄于此,与诸君共品味。

    下面写的是:大儒胪传曰:“东方作矣,事之何若?”小儒曰:“未解裙襦,口中有珠。”“诗故有之曰:青青之麦,生于陵陂;生不布施,死何含珠为?接其鬓,擪其顪,而以金椎控其颐,徐别其颊,无伤口中珠。

    大官{大儒}在上对下面墓中的小官{小儒}发号施令:东方都亮了,事情干得怎么样?原来古今中外干不法之事的人都是选择见不得阳光之时,都是官大的发号召、划手指脚、经纶满腹,官小的办实事、埋头苦干、任劳任怨。如清代的和珅官至一品,指挥百千下级为其“发冢敛财”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家财超过国库的400倍,真令人瞪目结舌。王宝森、慕容新、成克杰、谷俊山之流官可谓不小,“胪传”之下一呼百应,四处伸手,八方弄钱上千万、上亿元、上百亿,令人深思。种种亮点项目、件件重点工程、种种购销买卖一律通过“诗礼发冢”,种种回扣费、好处费、辛劳费等予以体现价值。这样,每年上千亿万亿的国有资产流进了私人的腰包。

小官答道:尚未解开她的裙子和衣衫,但发现口中还有一棵宝贵的珍珠。死者为妇人,发冢之人不管男女老少,一律不放过,只要能弄到钱财,简直可以不择手段,古今同一,何其相似。君不见办一个项目盖上千个大大小小公章、关关收钱么?君不见某些中小“一把手”似提拔上升,突然死亡或犯事,打开其办公桌柜,才发现这个天天马列不离口的“廉洁模范”有上百万千万的银根么?他们天天时时口口声声讲为人民服务,实则刮尽地皮敛财,与诗礼发冢何异?更有甚者台上大讲机构调整如何公平公正公开,台下日进斗金、分量提拔,肆无忌惮,于是有了县市委书记一年就受贿上千万上亿的典型。

    大官听说有珍宝就道貌岸然谈开了:古诗早就说过“青青的麦苗啊,生长在高坡上。活着时不布施,死了还含珠干什么?”满口大道理的官宦们,每干一件损人利己、损公肥私的丑恶,都要引经据典为自己找到种种借口。报刊披露有几个曾获五一奖章、全国劳模、优秀党员者,披着件件红色外衣,口若悬河“改革开放”,私下里把千万国资弄到了自己的名下、弄出了国外。

    最后几句精华之精华、诗眼之诗眼,具体的发冢手法从大官口中喷出,活生生勾画出一幅男盗女娼的面孔。“你要托住她的鬓、按着她的鼻?,再拿铜锤敲打她的腮,慢慢地轻轻地掰开她的面颊,千万不要弄坏了口中的宝藏。”大官言传身教,小官努力效尤,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君不闻流行于川东的顺口溜么“厂级领导吃支票,中层干部吃发票,班长组长吃原料,一般职工吃作料。”于是罐头、食品、饮料厂能吃的,服装、纺织、印刷厂能用的,铁矿、煤焦、化肥厂能卖的---流水般化为了私有,外国有个加拿大,中国有个大家拿。活蹦乱跳的一个个厂子给大大小小的诗礼发冢者弄垮了、整穷了。就出现了“穷庙富和尚”的怪胎,出现了再穷再烂的庙也有人争当“主持”的怪现象,出现了好多好多的企事业亏了再亏、一亏上亿十亿,而无人问津,结果出现了一天几个亿的国家钱财流失,于是就于是呼哉!

    “诗礼发冢”,重温古文,乱弹一通,读者万万不可较劲。一家之言,何其迂腐哉?



欢迎转载。但恳请注明来源,谢谢!

——向胤道  四川达州市彭家湾路18号5-16-16信箱 635000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