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诗边闲话

诗边闲话

诗边闲语

作者:景三郎


一、
胡怀琛先生(1886-1938)所著《中国八大诗人》,论及楚辞,总结出神话、孤僻(或曰牢骚)、香艳、爱国(眷恋朝廷)之四维,三郎信焉。屈灵均眷恋朝廷,遇挫而未能汲养于庄周,其词藻又多与庄周同,缘于二人时代相近之偶然?庄周行迹及言论未流播于楚地么?
二、
陶渊明是真隐士么?任何人的内心世界都是变动不居的,试看陶公的六首《归园田居》,反应了诗人田居思想的不同次第。“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是开始对田园生活之美好的一厢情愿的暇想。“桑麻日已长,我志日已广;常恐霜霰至,零落同草莽”是自视珍珠,担心与糠秕混淆误入猪肚耳,实为隐者自悔之意也。“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再一次鼓励自己的动摇时更要坚定归隐之信心。“薪者向我言:死没无复余!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道出了隐者人生如戏的虚无观。“日入室中暗,荆薪代明烛。”道的是隐者物质生活的辛酸。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退下来归隐很难做到潇洒,外在的穷困与内心的动摇是很熬人的。不妨再品一品陶公的20首《饮酒》,把酒的境界与自己思想的不同次第展现得很淋漓。
三、
陆游习惯上被称为爱国主义诗人,胡怀琛先生论及放翁说:他激烈豪宕的诗是放翁诗的一种特色,我以为其意固然可取,然终未免书生说大话罢。景三郎考究放翁生平,知其一生多处闲适,所谓爱国孤愤,不过是偏安江南的南宋之时代的口头禅耳,正如现在口口声声喊“实是求是”的是最求不得是的。时代惯性,而非其个性之高标也。
四、
崔颢诗句“杀人辽水上,走马渔阳归。”“腰间带两绶,转盼生光辉。”道尽了顾盼自雄之情状,赞!
五、
明人唐汝询著《唐诗解》,是一个不错的诗歌选本,选诗1500首,涉及194位诗人。提出了“一个标准,四个时期,九种格调”,标准即标举盛唐、“诗必盛唐”,以李杜为宗;四个时期即首次确定唐诗分初、盛、中、晚四个时期;九种格调为:正始、正宗、大家、名家、羽翼、接武、正变、余响、旁流。
六、
李太白终生倾心于仕途而不得,三郎思之:清高已属唐突于士林,脱俗更是冒犯、自决于群僚也。此等世故,不得不察之也。唐汝询评李白:豪迈之意至死不挠。三郎试问:豪迈与清狂如何分野呢?
七、
李太白诗句“孤云还空山,众鸟各已归。”“对此石上月,长醉歌芳菲。”云,既自岫出,便可还山,逻辑通也。月与竹、与泉、与枝相伴,而太白言“石上月”,意象飞升之句也。李太白诗句“咳唾落九天,随风生珠玉”,化脏污为珍宝之诗思也,今天可学否?李太白诗“因君树桃李,此地忽芳菲。”人地事景兼备于一句诗,妙矣。李太白诗“清霜入晓鬓,白露生衣巾。”“欲折月中桂,特为寒者薪。”奇思中见忧民情怀。下跟“云傍”之句,有云端之奇思,也有出离小我的自嘲自审。
八、
唐汝询评介杜甫云:“数上赋颂,高自称道。”“甫旷散不自检,好论天下大事,高而不切。”“数尝遭寇乱,挺节无所污。”“为歌诗伤时抚弱,情不忘君,人怜其忠云。”三郎识曰:此论之二高一怜一节,道尽杜工部之情状也。
九、
杜甫诗《写怀》之结语:曲直吾不知,负暄候牧樵。唐汝询评解云:既无志功名,则人间贤否曲直亦不复辨,但负暄、卒岁、候时以樵牧可也。由此亦可视为老杜眷恋朝廷之解构语也。
十、
人言王维诗可入画,深可信也。“荒城自萧索,万里山河空。”拓空间、出画境之妙也。“斜光照墟落,穷巷牛羊归。”现代电影的镜头感十足也。
发新话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

快速回复主题

选项

[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发布]  预览帖子  恢复数据  清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