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打印

述史状物写精神——谈辞赋的境界气势

述史状物写精神——谈辞赋的境界气势

[B]述史状物写精神[/B] ——谈辞赋的境界气势 闵凡路 辞赋之壮美恢弘,为世人称道。故为名山胜水、新都古邑、盛事先贤作赋作铭,成为风气时尚。 国运兴,辞赋兴。今海内赋潮初涌,佳作纷呈,令人欣喜。但亦有不少作品从叙述、文词、音韵、体式上,挑不出毛病,却怎么也不能让人激动起来。究其原因,就输在思想、感情、境界和气势上。缺少见地,缺少哲理,缺少生气,缺少感人的力量。 诗赋言志。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咏叹褒贬,尽在其中。凡脍炙人口、广为流传之辞赋佳作,均胜在其传情写意之笔,感人肺腑之句,胜在文章之精神、境界、气势。 范仲淹作名赋《岳阳楼记》,家喻户晓。他在登楼感怀之时,写下“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千古名句,鼓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 古今作赋,无论述史、状物、纪事、怀人,把山川景物描摹出神韵,把史实功业概括精当,是不可或缺的第一步,但不能止步于此。一篇好赋,应当跳出山水看天下,触景生情论人生。苏东坡偕友游赤壁,在月光下,江流中, “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之际,不由感叹人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又云:“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所共适。”真是神来妙笔,大家气度。我喜爱《赤壁赋》,每读至此,总感心旷神怡,海阔天空,神驰万里,遐思无限。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亦如此。诗人跳出秋风、茅屋及自身处境,发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的呐喊,胸怀博大,感人至深。杜牧的《阿房宫赋》,在尽写秦王宫廷奇伟,佳丽缤纷,穷奢极欲之后,断然落笔,写下警世名言:“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六国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笔力千钧,振聋发聩。浩气长虹连广宇,警语雷霆醒后人。 故作赋应力避就景写景,就事论事,应能由小见大,由此及彼,直抒胸臆,倾吐心声。我在《辞赋感悟》中曾说过:“述史状物,我在其中,悟出新意,道出真情”,即是此意。听弦外之音,明题中之义。只有如此,作品才有自己的个性、特色与风格。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乃东坡先生名句,我借用此句论说辞赋:“未见辞赋新境界,只缘身陷景物中”。进去了,出不来,则难于敞开心扉,纵横天地,高屋建瓴。 赋作中抒发的感言,应是从作者心底自然流出,是真情实感,真知灼见,闪耀着思想与文采的光华。切忌发一般议论,讲空泛道理,那反倒会画蛇添足,弄巧成拙,铸成文章败笔。 读一篇好赋,我们常在阅读中欣赏,在欣赏中享受,在享受中品味与感悟。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文采、感情、思想、深度、境界,是辞赋作者始终不变的追求,亦是不易完美结合的难点。我愿与各位新老作者共学共勉共进。 作于2010年6月5日,北京

TOP

re:闵公高见,受益匪浅,此论当成为赋坛之警钟...

闵公高见,受益匪浅,此论当成为赋坛之警钟也!

TOP

re:谢谢青山的认可。

谢谢青山的认可。

TOP

发新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