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词天地 正文

天柱山赋

字号: 2016-04-12 14:30 点击:31176 我要评论(0)

天柱山赋

李长空

余闻世有人文,而后有山水;惟有德馨,方传《陋室铭》。余游天柱山,却以为是先有奇山秀水,故有帝王高士慕至;先有福地洞天,方有僧道百姓纷临。

奇崛哉,天柱山!峰无不奇,石无不怪,泉无不吼,洞无不杳。峻岭蜿蜓,卧虎藏龙;中天一柱,孤立擎霄。天柱之巅观天下,顿感宇宙之大;神秘谷中嗟古今,复思个人之渺。危崖兀立,走兽魂飞魄散;怪石嶙峋,飞禽胆颤心惊。飞来峰上阅云霞,佛光岩上瞻佛光;炼丹湖中怀青春,太平塔中祈太平。远山和白云相亲,青山不墨千秋画;近峰与碧水互映,流水无弦万古琴。千岩万壑,深谷幽涧,回廊九曲,径径相连;明洞暗洞,形态各异,洞连套洞,别开洞天。林涛阵阵,雾淞早春,奇花异草,蝶舞翩跹;流泉咚咚,冰挂严冬,蛙鸣猿啸,鹿走平川。月照春林,流银泻玉,百鸟朝歌;风和日丽,浮光耀金,缤纷璀璨。灵山归来,天籁萦怀,丘壑满胸,竟有宠辱皆忘、遗世独立之感也。

厚重哉,天柱山!天地有灵气,化作福地;天下有奇观,神工洞天。屈子慨曰:“八柱何当,东南何亏?”稼轩赞曰:“如对文章太史公乎!”兰芝仲卿传佳话,左慈悬壶济世间。汉武帝膜拜,啧啧称奇,尊崇为南岳;葛稚川结庐,餐英饮露,飞升而成仙。二乔深居之里,胭脂井映照过芳颜;介甫夜读之所,舒王台犹遗留烛斑。太白意归隐,东坡愿终老;庭坚存墨韵,乐天咏诗赞。张献忠太平塔烽火,刘叔清西关寨名传。薛家冈遗址,述说古皖文化传奇;万涧古戏楼,吟唱人间离合悲欢。曾国藩拥天柱而下金陵,解放军得天柱而定南天。文明与战争交汇,美好与遗憾相连。

嗟乎!一柱擎天,万岳归宗,巍巍风骨不因帝王赐封、高士赞誉、烽火刀兵而改也;经天纬地,超然物外,煌煌大德不因王侯将相、高僧仙道、布衣百姓而异也。其风骨大德如此,诚乃中华之高格也。世人游之,或怀其情,或崇其品,或悟其德,或感其灵,或得其魂;或泰然,或坦然,或豪然,或欣然,或豁然。斯山之益,虽万言而不足赋也,惟亲临感之矣。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