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辞赋作品 正文

尤王赋

字号: 2014-06-23 09:24 点击:10 我要评论(0)

尤王赋

韦宗林

一苗人梦见蚩尤,问:“你是谁,你与我有关系吗?” 蚩尤曰:

余本尤王[1],鼎立炎黄。据江河之沃土[2],拜社稷而固疆。得天地之灵气,敬祖神于洪荒。

情系九黎[3],辟野苍茫;烟飘八面,祭祀盛飨。农耕狩猎,交替奔忙;初成历制,气象顺昌。[4]

千民爱戴,拥余为王;万物有灵,推勇为将。群黎耕织万里,壮士固守四方。控黄河而掌长江,揽群山而舞叠嶂。喜获盐湖之富,先备冶炼之方。天助余而始得金器[5],地赐玉而炼成戎装。筑城于要地之间,祭祖于高台之上。余定刑制,过罚功赏[6]。号令三元九长,统领八十一将。军士铜头铁额,图腾坚韧倔强[7]。猎猎旌幡,显军威之浩荡;熠熠光照,映众士之戟芒!

炎黄两部联盟,合兵与余对抗。九黎勇而应战,千军势不可挡。一年一度频诛伐,九拼九胜于炎黄[8]。时未尚道,何以仁道而论;世风崇武,当以勇武见长。

涿鹿绝地,刀枪屠命横山野;杀势惊天,壮士喷血染残阳!烽烟三月,英魂百将。风伯与雨师,摇浩宇而山峦动荡;女魃助黄帝,扫众黎似野火烧荒[9]。余再登呼,撩袍则山崩鼓响;图腾助阵,挥师皆虎啸旗扬。渴饮热血,饿啃肝脏。石走沙飞,鬼哭神嚎声惨烈;刀光剑影,天昏地暗搅玄黄……

呜呼——九黎兵败,地塌陷而山摇晃;余命升天[10],日不出而月无光。对局炎黄无遗憾,壮烈身死不彷徨。生为豪杰,死亦神王。

生前余告族人,死后不须全葬。眼目化日月,血液流河江;伤口变红土,桎械长枫香[11]。躯干变山梁,为汝辈屏障;肝胆成精气,壮尔等胆量[12]。

余败既贬为蚩,他胜既颂为王。惑乎黄帝,描余肖像;竟然借蚩微魄,以尤弭服万邦![13]

涿鹿一败,众离散而奔各方;被俘万众,称黎民而附炎黄。余魂灵游天宇,护后裔永绵长。

嗟呼,不出千载,后有三苗[14]。盛兴于江岸,富庶赶唐尧。城池片片,稻浪滔滔。市列珠玑歌泛夜,堤沙烟柳画廊桥。西靠雪山,东至海淼,北抵伏牛,南连诸岛。尧舜及大禹,三代诛黎苗[15]。丹水激战,血洒豫鄂之郊[16];虞舜亲征,命丧苍梧之道[17]。大禹神威,敢向潮流疏通道;三苗气盛,欲与天公试比高。

是三苗命蹇,非大禹功高。天有不测,地震山倒[18]。奔雷石,泄波涛;吞寥廓[19],噬群苗。千里江山,水茫茫兮皆浩渺;万众黎民,殇切切兮绝哀号。天命殛之,雨血三朝;犬哭乎市,蛇生于庙;夏倾冰雹,秋雨萧条……

三苗虽已衰退,万代未曾烟消;千秋伟业相争霸,无数英雄竞折腰。江山代有才俊,危难时出英豪。天下纷争而聚合,余魂忧患又逍遥。传余之后裔,非仅是苗瑶;认余之祥物,吉牛与神鸟;溯苗之迁地,西南自随枣;[20]秉余之血性,刚毅与情豪!欣谢九州之苗民,祭余千古之宗庙[21]。

嗟呼,悠悠历史,浩浩沧桑。星移斗转,败寇成王。任信史之评说,笑成败之褒扬。余后血脉已交融,休说你我是异邦。中华后代,休动刀枪;民族兄弟,和睦礼让。狗苟蝇营,必成魍魉;宽怀担责,定是栋梁。余乃战神而不倡内耗,余为兵主而力抵外强。

余魂在上兮赋以唱:

余除凶象兮守八方!

余护天下兮风和畅!

余祝苍生兮久安康!

余歌盛世兮永吉祥!

公元2012年11月  修订于贵阳花溪

[1] 尤王,即蚩尤,苗族先祖。苗族第一人称也称“余”,与古汉语同。蚩尤与炎帝、黄帝同时代。现与炎黄并称为中华三始祖。

[2] 江,古指长江;河,古指黄河。据范文澜先生《中国通史》称,蚩尤最先进入中原,即在黄河下游与长江中下游之间。

[3] 九黎部落。《国语·梦语》注中说:“九黎,蚩尤之徒也”。《书吕刑释文》、《吕氏春秋·荡兵》、《战国策·秦》高诱注,都说蚩尤是九黎之君。

[4] 《山海经·大荒北经》载:“蚩尤请风伯雨师……”。风伯雨师是农耕蚩尤部落专司气象的巫师,后为农业气象神,立有庙,岁时奉祠。据此,相传蚩尤有自己的历法。

[5] 《尸子》:“造治者,蚩尤也。”(御览833引)《世本·作篇》“蚩尤以金作兵”。金即铜,《管子·地数》、《山海经》均说蚩尤铸金为“剑铠矛戟”等“利器”。《史记》云秦始皇“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三曰兵主,祠蚩尤,蚩尤在东平陆监乡,齐之西境也。”等等,一直把蚩尤作为兵器的发明者和兵主。

[6] 《尚书·周书·吕刑》:“蚩尤惟始作乱,延及平民。罔不寇贼鸱义,奸宄夺攘矫虔。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据此,苗族先民先定刑律。即兵刑同制。

[7] 《史记正义》,引《龙鱼河图》云:“黄帝摄政,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

[8] 《史记·五帝本纪》、《史记正义》:“蚩尤最为暴,莫能伐……”《太平御览》卷十五引《黄帝六女战法》:黄帝战蚩尤,“九战九不胜”。

[9] 《山海经·大荒北经》载:“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

[10]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依附杀蚩尤”。

[11] 枫木,亦称枫香树。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的苗族人有祭“枫神”为病人驱除“鬼疫”的习俗,装扮“枫神”的人打扮得十分威武;令人敬畏的“枫神”就是蚩尤的化身,这与《山海经·大荒南经》所记载的“蚩尤所弃其桎梏,是为枫木”的传说有关。黔东南的《苗族古歌》中有一首叫《枫木歌》,歌中唱词的含义也是把蚩作为苗族的始祖来看待和怀念。

[12] 《皇览·冢墓记》云:“蚩尤冢,在东平寿县阚乡城中(现今山东汶上县南旺镇),高七丈,民常十月祀之。有赤气出如匹绛帛,民名为蚩尤旗。肩脾冢,在山阳巨野县重聚,大小与阚冢等。传言黄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黄帝杀之,身体异处,故别葬之”。

[13] 《十三经注疏·尚书·吕刑·大禹谟》:“灵尤没后,天下复扰乱不宁。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天下咸谓蚩尤不死,八方万邦皆为弭服。”

[14] 《国语·郑注》:“有苗复九黎之德。三苗,九黎之后也”。《礼记·衣疏·引甫刑·郑注》:“有苗、九黎之后……居于西裔者三苗”等。

[15] 《山海经·海外南经》:“三苗国在赤水东……”郭璞注:“昔尧以天下让舜,三苗之君非之,帝杀之”。舜继续征伐三苗,要“遏绝苗民”,使之“无世在下”。 范文澜在《中国通史》中写道:“黄帝以下诸帝,以攻黎攻苗为主要事业,到禹才完成这个事业”。

[16] 《吕氏春秋·召类》:“尧战丹水以服南蛮”。《史记·五帝本纪》:“诸侯有苗氏处南蛮而不服,尧征而克之于丹水之浦”。

[17] 《史记》载: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即“道死苍梧”。

[18] 源“地坼及泉”,“天命殛之”,是天灭三苗。《墨子·非攻》:“昔者三苗大乱,天命殛之,日妊宵出,雨血三朝,龙生于庙,犬哭乎市,夏冰,地坼及泉,五谷变化”。这也许是禹伐三苗时三苗地区发生地震灾害的描述。据成都理工大学地质灾害专家研究表明,“川北岷江叠溪古堰塞湖,形成于30000年前,经历了约15000年,沉积了200余米的湖相沉积物,,长30多公里,大约在15000年前开始溃决消亡。从钻孔岩芯中获取了古地震和古气候的重要信息,揭示古堰塞湖沉积期间曾经历过至少10次强烈地震”。按每次地震周期算,最后一次的强烈地震,也许就是在距今约4200年的大禹时期。因地震而古堰塞湖崩塌,下游所有文明皆被摧毁。这个文明会不会是三星堆文明?而西南少数民族的洪水神话,兴许就是这洪水的写照?

[19] 指《墨子·非攻》“日妊宵出”的日全食。中国科学院陕西天文台刘次沅、马莉萍著《中国历史日食典》日食表:“公元前2232年5月27日乙酉,19时03分,日全食,食分0.42。”距今也是4200年左右。

[20] 《古本竹书纪年》謂:“放帝丹朱於丹水。”《史记·五帝本纪》张守节《正义》引,可见,丹水即今河南淅川县西南,其地恰当随枣走廊西端。尧放丹朱于丹水,实际上是封丹朱于丹水。既是封,其地当非限于丹水一隅,应包括今随枣走廊于其中。罗运环:《楚国八百年》,武汉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位于桐柏山南麓的随州地区,自然属于三苗的北疆,因而在夏人同三苗的斗争中,这一带成为双方争夺的要地,尧舜禹也由此同随州地区结下了不解之缘。”其句即从随枣迁至西南。

[21] 西南各部苗民至今仍有多处祭尤公习俗。如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该县有70%以上苗族,自称“闹、嘎闹”(即鸟),大部分地名冠以“尤”。自古以来,每年农历十月第二个丑日,村村寨寨祭祀先祖“告尤”(即尤公),酒肉鱼皆以九数祭奠,示敬九黎。吹芦笙用吉牛祭祀,有尤公庙。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