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辞赋评论 正文

赋话六种序

字号: 2013-12-13 10:08 点击:17690 我要评论(0)

赋话六种序

饶宗颐

    赋学之衰,无如近代;文学史家直以冢中枯骨目之,非持平之论也。古之为赋者,在德音九能之列。传曰:“升高能赋,可以为大夫。”言堂庑之上,揖让之间,以微言相感,自有其实用之价值也。刘彦和云:“登高之旨,睹物兴情。”宋龚鼎臣东原录云:“赋者,缘物以成文,必辞理称则彬彬可观。”夫缘物有作,荀况蚕、云之类也,往往折衷于理,故文有其质。若乃兴情之制,则犹诗之缘情,而日趋绮靡,六朝俪赋,斯其极挚,芜城、小园,靡亦甚焉。降而下之,以赋为科举之习作,间且成散体之尾闾,文苑英华所收,读之殊难终卷,肤受不精,浸失旧观。现存论赋较早之书,有日本流传佚名之赋谱,作于太和以后,分述句式之壮、紧、长、隔、漫、发、送等法门,唐人律赋作法,可窥一斑。五代赋集多至二百卷。见唐圭璋南唐艺文志,(江文蔚“唐吴英秀赋七十二卷,见宋志;徐锴编赋苑二百卷,见崇文总目。)永乐大典赋字,只存二卷(即卷一四八三七及一四八三八)征引大全赋会,多为有明考试有关性理之作,亦赋之别格(如盱江邹子益之圣人拟天地参诸身赋)也。然明人拟古,鸿篇屡出,于以制割大理,羽翼风骚,亦甚有可观者,而世多忽视之。(明陈山毓有赋略一书)其时小学虽亡,赋仍间作,岂至皋文修补黄山,始成绝业也哉!(此反章太炎辨诗说)何君沛雄,向从余问,特致力于赋。既有志乎全汉赋之辑,复裒集诸家赋论,都为一帙,以便来学,而征及下走。余愧无诠次,偶有著笔,祗同目论,稽考史事,辄及赋篇,拉杂言之,馈贫而已;若云欲师斫轮,言其甘苦,则吾岂敢。乙卯仲春饶宗颐叙。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