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辞赋评论 正文

再读魏明伦——评《化“文化恐龙”为“艺术孔雀”》及其他

字号: 2013-11-27 10:48 点击:2105 我要评论(0)

再 读 魏 明 伦

—评《化“文化恐龙”为“艺术孔雀”》及其他

黄 彦

 

《读魏明伦》是我十多年前初次写魏以后又曾续写的题目。此度写“再读”,没想到会这般快;更远远没想有想到这次再读之感慨会是如此之震撼,会有这般奇异、美妙之体悟。

十多年来,我所写评价论说魏氏骈赋之文计二十余万字,仅收入《黄彦序跋文论集》中者即达十万言。十多年前,我曾向作家出版社举荐出版魏明伦的四部作品集和魏氏之传记。剧作集、杂文集及传记等四部早已陆续出版,唯辞赋集《魏明伦新碑文》(原名《奇赋与新碑》)迟至今年初方以盒式宣纸手书体线装本及平装两种版本隆重推出。适逢我赴川参加老同学聚会并参加“魏明文学馆”开馆仪式,时间巧合安排。多年来我公出少乘飞机而多乘软卧为的是将乘车之百事无扰当作读书写长文之绝佳时机,将旅途劳顿变为至高享受。行前已初读序文,上车仔细咀嚼,更感这六千余言之序言,包罗宏富,辟析精深。举凡辞、骈之异同,“二民”主义,理论和实践,音韵和对仗,内容和形式,章法和功力,多元化结构,文字风格与语言借鉴,时代精神与思辨锋芒,所有这些长期困扰辞赋界、争论不休的难题,都一一巧作剖陈,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笔者苦心孤诣,是用自成体系的继承变革理论指导‘现代骈文’的创作实践,又在创作实践中逐渐完善‘现代骈文’的变革理论。”实际这是一篇精准透辟的辞赋骈文煌煌大论!

序跋在历代传统文学中虽未列为“一代之文学”,但却是文学或文学理论中之一大宗。仅《中国历代小说序跋集》即出版厚厚三大卷计约一千六百余篇,包括享誉古今的巨擘大师的经典之论。我本人数十载亦曾写过四十余篇书刊之发刊词及序跋,深知撰写序跋之至关重要和写好之多艰大难。此前亦多有论述评说魏氏赋骈的文章,及他本人之自述;然未有一篇讲得如此全面透彻,此文既是经验之谈,亦颇多独到之创建,应是辞赋理论逐步走向完善之巨大进展和可喜收获,令人格外感到惊喜!

本刊从创刊之日即决意与众赋家学者悉力探索辞赋理论,除通过发刊辞、总编辑弁言、碑赋文化宣言、高峰论坛宣言、新春寄语,图书前言等形式屡作阐述。还曾发表过闵凡路、王毅(《论赋史》)、龚克昌、于海洲、王志清、敢峰、李汝伦、陈轶卿、邝健行、姚平、章明、林岫等人论说辞赋的文章书信。发表高峰论坛的许嘉璐、李东东、马识途、廖奔、郑伯农、袁瑞良、张昌余、张福有、赵仁珪、孙继纲等四十余人的诸多精彩发言。还发过黄彦论说千载辞赋演变的《美韵奇赋唱大风》,发表过清代阮元的《<四六丛话>》后序》及编者按语,朱洪国的《中华骈文的千秋功罪》诸类文章,论说了诸多赋论及千秋赋史和千秋骈文史。这里慎重建议广大赋家及读者重温上述诸论,并结合魏明伦此篇序文,综合立体统一深思,必可对困扰我们已久的诸多重大辞赋理论问题,有较明确、清晰的认识。

魏氏此序还是一篇文采飞扬的美文。虽是重在说“理”,然题旨精辟雅致,行文酣畅淋漓,论说生动形象,结构严密曼妙,文质相辉,绮彩粲然。恰如陆机《文赋》、刘勰《雕龙》以赋写论,魏氏则将论说写成孔雀般绚丽的美文,若司马迁将史写成“无韵之《离骚》”然。使人真正感到:不仅中国骈文,世界奇观,更可感到中国赋论,也是奇葩!

此书收入拙文《魏明伦振兴辞赋开先河》。那是我在2010年10月参加魏明伦从艺六十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此文亦收入我的文论集)。那次由四川省委宣传部与四川省文化厅主办的规模宏大的纪念会还专门举办了魏明伦辞赋专场朗诵会。魏从艺六十周年时他尚未满七十岁,本身即是一个罕有的奇迹。我在发言中预言:“魏明伦的辞赋对后世的影响,绝不会在历代优秀辞赋家之下”!并且大胆设想:“魏氏一生之写作生涯,当集戏剧、杂文、辞赋三位于一体,从而最终建成三足鼎立的魏氏艺术殿堂!”谁能料到,离此讲话仅两年零五个月,我又应邀到成都参加魏明伦文学馆的开馆仪式,步入高大气派的“魏明伦文学馆”的真正“殿堂”!

文学馆由成都市国资委所属文旅集团与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兴建。馆址在成都大邑安仁“中国博物馆小镇”中心。邻近刘文彩庄园,刘文辉公馆,建川博物馆群落,崔永元电影传奇馆等等。此地离成都市约40公里,我于头晚即赶赴安仁,同从北京赶来参会的李光羲、尚长荣、陈铎、白淑湘、王铁成等文化大家共进晚宴。并向魏明伦转致闵凡路社长及杂志社同仁祝贺之忱。次晨(4月20日)早餐时,即赶上雅安芦山地震突发。我已曾有过几度地震经历,不大惊慌,然全镇顿时一片混乱。因地震原定参会的北京、成都一些嘉宾已有部分中途返回,开馆时间只得延至十时许。都云魏氏每在文坛掀起“魏明伦旋风”,此度文学馆开幕式又是这般惊天动地。趁此际我于馆前四周漫观,见广场前水池旁新竖磨盘雕塑,上铭刻魏氏新撰之《磨盘赋》。顶着骄阳立于碑前赏读碑体淋水的赋文,别有一番滋味。深感这是魏氏最新之绝佳美赋。开幕式后即参观魏明伦文学馆。几层楼中的各类展品颇为丰富,琳琅满目。且有雕塑家严永明所塑约3米高的魏明伦全身座式青铜塑像,基座是戏剧、杂文、辞赋三部大书。此前,国内健在的作家,只有贺敬之、莫言、贾平凹、陈忠实等四位建成了文学馆。魏氏是第五位,更是当代第一个辞赋家所建的大型文学馆。(详情见本期《碑院特讯》专栏之介绍。)午餐后即匆忙返蓉,大忙至五一佳节之晨,方登上返京之软卧车。历来将一切节假日视为劳动节的我,一在车上坐定,即在这真劳动节苦读《魏明伦新碑文》中所有以前未曾读过之新篇章,直读到五月二日中午抵达北京。原曾以为魏氏之碑文我已大多读过;车上细数,全书连序53篇作品,已读及未读者几各占其半。新著中之序及诸篇新赋,或磅礴矿放,或宏博渊深,或俊逸隽永,或峥嵘崎岖,各焕异彩,各逞风骨。比如《磨盘赋》,磨系春秋日月,磨写爱情雅韵,磨作千秋史鉴,磨喻万般哲理,最平常之磨盘,藴含无尽包藏;区区七百余字,宛若钜制鸿篇,岂非超常之功力,超绝之才华乎?

在与成都文朋赋友相聚时,众人每倾情盛赞《中华辞赋》为宏扬中华传统文化所作之巨大真献。八十八高龄之李树人前辈关切地问到我,魏明伦在全国辞赋界到底处于何种地位,我说我已经在收入魏氏新碑文集中的文章作了回答,他不仅是开新辞赋先河的的先驱,并已形成独自之流派,他已奠定了辞赋必可长传后世、文学永远闪辉的独秀奇峰的不可撼动的地位。两种版本新碑文,尤其是被誉为“书之装帧极品”的线装碑文集的出版,和宏大的魏明伦文学馆的建立即是明证。我在接受媒体采访及两度讲学中,还讲到魏明伦从出版《苦吟成戏》到此碑文集中17文末标明“苦吟成骈”,其实他所有碑文都是苦吟而成的,所有艺术奇葩都是开自荆棘丛中。讲他自儿时苦练文学艺术童子功,苦吟一生终成大化之功。故尔我在讲课中,提出一个口号:读破经典惊破胆,读破经典惊破天!永远瞄准自己尚写不出的名品神品奋力直追!我要求族侄黄奎:“读三十篇魏氏碑文骈赋、读三十篇古代美赋、读三十篇当代有代表性的奇赋名篇,再选十篇共百篇辞赋经典,长期苦读再苦读,务求探得个中玄奥,用以改造、塑造自己的赋风。如此期可有所大成而自立于赋坛。我如此严求于人,也这般苛求于己。魏赋我虽读了十多年,仍下决心再忙也须安排从容之计划,以平和之心态,认认真真、老老实实再读一遍《魏明伦新碑文》:不是”“聊补”,而是“深研”;既为“提高”之必须,更乃“担任”之必备!

 2013年5月23日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