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郭文元 正文

山兰赋

字号: 2013-03-05 17:17 点击:12663 我要评论(0)

郭文元

余办《铁道旅行》之时,结识两位国画家,邓公奂彰和杨公少泉。二公见余窗前阳台养有数盆兰花,联合赠余一幅山兰图,并题:“兰窗自有诗书味,何必随人说牡丹。”每观斯画,常联想起余平生与兰之缘,及其对余性情之薰陶与创作之激励。耆年感怀犹甚,以赋志之。

识山兰于少小,感闺馥于青春。兰之美也,长绿草科,线型叶而革质;丛生数茎,茎顶花如蝶身。花淡黄而浅绿,性喜伴于松椿。兰之香也,与其譬“王者之尊誉”,不如喻“天芳之美人”。貌如花娇,气若兰郁;物成天化,律同一魂。香妃绝代,袭蝶成群。性具山兰之品,美为倾国之琛。婚迎拒嫁,帝揽难亲。亵蛮力逼,愤怒刀伸。不渝矢志,愿嫁草民。皇权不屈,富贵不淫。爱情至圣,刚毅守贞。岂是凡女,当为花神。

思天人之合一,忆情意之彷徨。于朝战之奏凯,访战友于苏杭。得游“天堂”之惬意,复添兰缘于心房。久闻苏杭出美女,纵观两市竟平常。不料山乡生绝色,恰同兰蕙共芬芳。游罢虎丘兰谷,寻登归路车厢,但见车空候客,忽来两位姑娘。顿觉妍华夺目,弥漫春兰清香。二女对言,吴侬软语;莺声燕啭,荡魄舒肓。同着传统蓝装,尽显姣姿风韵;情态俨然少女,红蕾笑沐春光。时当蕊带露珠,迎煦日而吐郁;蜂采花蜜,戏温柔而颠狂。二女自言,任职兰园花使;公休假准,归家探望高堂。其体本含兰馥,加之日染夜薰,衣藏身储,气漫郁强。余观其美,闻其馨,恍逢仙子,似入梦乡,虽动“好逑”之想,却无追恋之刚。

六十年之飞逝,多少次之留连。自古红颜多薄命,而今兰女在谁边?是悲欢参半,抑或荣辱各兼;是乐享清福,抑或夭逝归天?相识一面,烟没人寰。心怀博爱,人际维艰。事虽草芥,理系大千。思之有益,觅乃妄焉。惟有绝代佳人之经历,可鉴红颜人生之倪端。据传:西施美可沉鱼,救越亡吴舍佳偶;嫱女美能落雁,和匈安国嫁子单①;貂蝉美可羞花,允吕许卓失操守;杨氏美能闭月,适儿嫁父终缢悬。纵有大节小节可分可辨,却是至美至善难保难全。四美荣辱一身,福祸同肩,惟因有兰之色馥,无兰之品坚。兰生空谷甘清苦,不以无人而不馥;境似平民归草族,不因盛郁而弗谦。坚怀松志,绿染雪山。高节增美誉,无处不春天。余之平生,兰为正鉴,虽无大贵,却乐怡安。

  

注:①王嫱先为老单(音chán )于之阏氏(音yānzhī,即匈奴皇后)。老单于死后,按匈奴之常规,王嫱须嫁给继位的老单于之长子为阏氏。她认为这样有违伦理,向汉成帝提出,不想依从,要求归汉。成帝命她随匈奴之俗,这是有违儒家信条和女方意志的,只好不得已而为之,焉有爱情可谈,完全是为了国家的利益而作了个人的牺牲。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