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辞赋评论 正文

才优学胜 积健为雄

字号: 2013-02-01 11:15 点击:19464 我要评论(0)

  《白屋诗稿》序   

 周笃文 

读康丕耀先生的《白屋诗稿》,使我想起了清初吴嘉纪的《陋轩诗》。嘉纪字野人,出身贫寒,自学成才,布衣终身。其所著《陋轩诗》大都以反映时代的深刻与真实而获盛誉。比如板桥激赏的怀古诗《过史公墓》:“才闻战马渡滹沱,南北纷纷尽倒戈。诸将无心留社稷,一抔遗恨对山河。秋风暮岭松篁暗,夕照荒城鼓角多。寂寞夜台谁吊问,蓬蒿满地牧童歌。”诗写巨鹿之战后的情景,何其悲壮。这与作者咏保钓壮士勇登钓鱼岛感赋:“漫道神州无猛士,风萧萧日出荆轲。红旗直插云边岛,黑浪难排心底歌。一页奇羞何日洗?百年悲愤此时多。书生纸上空抒恨,雪耻还凭飞将戈。”忠义悲愤可谓异代同声了。

丕耀先生出自中医世家,少时清苦自励,从八岁起随父学诗,十三岁即向报刊投稿。才优学胜,出口成章。不少作品记录了作者艰辛的心路历程。其《无题四首》云:“五月杏花缤,寒门未入春。诗书万卷冷,字画一墙贫。”“腊月雪花纷,狂拥陋室门。更深心不静,火炕散余温。”就是其少时生活的实录。又其《秋夜怀母》:“烟雨西来似梦凉,依稀慈母坐空床。苍颜两泪愁柴米,白发三秋念故乡。”其《赠农子》云:“雨冷寻枫叶,霜寒品菜根。还须真意辩,高唱会蓬门。”虽有柴米之愁,却不减蓬门高唱之乐。诗家兴致,故自不凡如此。

吟咏山水景物,是《白屋诗稿》的重要题材,但康君笔下景物,有时只是一种寄情与迁想,而非实景。如《山中寻梅不见》:“三更幽梦到江南,廿四桥边梅正丹。忽有蛾眉乘月下,芳歌约我住孤山。”又“经年村野访梅花,塞北缘何不作家?梦断阴山飞雪日,清风原上赏丹葩。”细读诗作,就会发现作者所访的山,乃在包头石门。这里自然找不到梅花。因此只能以“镜花水月”的幽梦般空灵想像,以抒其对梅花孤傲品格之向往。转身空际,而收返虚如浑的美妙效果。又如《入山寻兰》云:“天香或不到山间,塞上人寻若许年。日暮莺啼松径远,白云愁落九峰前。”思路笔墨,也一如上文, “白云愁落”句将一段寻兰不得之况惘情怀表现得何等空灵深致,真是妙到毫端了。“南海子”是作者魂牵梦绕的故乡,他写下簇簇生新的大量佳作,如《南海子遇雪》九迭“来”、“开”韵,意脉变化层出不穷,极见工力。其一云:

姑将雪榭作瑶台,腊月飞花四面来。

莫道边陲春讯晚,临风遥觅一枝开。

其九云:

云消雪退月临台,天外清风漫野来。

苇荡琼花摇玉海,直疑满岸白梅开。

皆以雪喻梅,清空骚雅,并有迁想妙得之高致。

其第五首则以梨花比雪。诗云:

独怀古圣上寒台,不尽忧思作雪来。

寂寞幽州歌已远,梨花万树泪中开。

诗人雪中登台,想起了陈子昂的幽州台歌,不禁忧从中来,将身世之感一笔赶下,古愁勃发,令人读之凄断。

其《南海子前四时即景·夏》云:

曙色才红杏木湾,湖光已绿柳花滩。

羊出茂草一坡雪,日映晴波万顷丹。

袅袅渔歌回水上,悠悠帆影入云端。

泊头六月唯一碧,浪涌鸥飞天地宽。

句句是景。一起二句入首擒题,极具气象。“红”、“绿”二字形容词用作动词,见出时光景物的变化。“日映”以下五句皆写水上景色,有声有色,虚实相映,结构尤开阔雄健,洵为一流之佳作。

作为一个来自民间的歌者,作者的心律是与时代同步的。其作品在表现时代面貌上便显得笔墨浓重,异彩纷呈。《包头感怀》的长律便是一个突出的代表。前十六句极写环境之优美:“青山南北牧歌香,引绽韶华醉四方……水色青环千径草,山光绿入万家窗。”已令人薰然欲醉。继以“桥边词境常超宋,榭畔诗情总胜唐……昭君道洒清明月,蔡女途播白露芳。”阑入厚重的人文历史,构建出时空交错的广阔背景。最后十句从“汉塞春风”、“秦原谷雨”入手,以互文的手法推出当代新貌:“银花鼓浪飞华韵,铁水流霞映锦觞……黄河岸北文章大,敕勒川前画卷长。未了心歌终有限,青春锦绣永无疆。”大笔振迅,别开生面。便将今日包头欣欣向荣,人民康乐,生态美好的景象,格外生动逼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了。此外,作者写包头乡村及本土名胜的一些绝律也各具特色,悠远、恬淡,灵动而大气。意境唯美的《夏入东河村》,笔调清丽的《春入梅力更》,风格疏野的《春晓登九峰山》等诗章,均不失为难得的好作品。

其另一力作《阿拉善赋》,洋洋洒洒二千余字。从阿拉善之得名,到地域环境的壮伟,以及历史发展悲精烈慨,直到当今的空前盛况:如“看火箭腾云起,卫星逐梦归。神舟访秋月,导弹落春雷……植长林,走神笔;疏浩水,润宝砚。塞外小北京,丹青直洒黄河边;山前大工业,雄图远矗白云间。”宏图伟业,一空万古;彩笔毫情,雄冠五洲。真大手笔,大境界也。此作敢言必传。

国族之大爱与忧患意识,是一个有担当的诗人必具的素质。这在康君诗中尤其突出。《白屋诗稿》中专有一类曰《海岛书愤》,内收《钓鱼岛感愤》四首;《九一八感怀》一首;《遥望南中国海咏怀七百字》之长篇一首。这首长篇咏怀,明显是受到杜甫《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之影响,具有记录历史的大抱负。该诗先写南海春色之美丽富饶:“海底奇观谁画出?二百万里黄金图。”何其动人,接着引出“谁知春鸟和鸣处,而今井架如烟木。回首风云五十秋,外夷夺油裂金瓯”。下面列述我国航海史的起落,百年屈辱史之沉痛等等。接着大声疾呼:“一寸山河一寸金,岂容狼狈犯椰林……不见成功凯旋归,澎台红透二月梅。不见戚军捣横屿,大破倭贼壮国威。”“一曲壮歌鸭绿江,五岳浩气压东洋。”最后以“当年海上肃妖风,红旗指处乌云散……何当缺月重圆日,相约长风唱云川。”全诗充满爱国的万丈豪情与克敌致胜的必胜信念,读之令人血脉贲张,感奋无限。

我以为作为中华诗词的当代传人,就应当有这样的壮心高格。诗是心灵之花,好的诗词必然是渊于德性、发于才情而完形于意象的。康君诗作,既有德性之大美,亦具才艺之优长。故能塑造出一系列感人的意象。希望作者长此不懈创作出更多更美的诗篇,唱响民族的强国梦,为诗词的复兴作出更大贡献。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