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赵微 正文

太湖赋

字号: 2012-12-09 18:49 点击:36563 我要评论(0)

                     太湖赋

    五湖之仪,震泽惟瑞①。乾坤有常眷之心,风物得独钟之美。烟波泛龙渊之色,四时迥殊;浦岸连琼宇之光,万象皆备。于是长滋胜地,乃成锦上之珠;久育高贤,更壮江东之势。气通幽古,亦雅亦祯;名动尘寰,何惭何愧。

    尔其彰乎上善②,拢海天之云气,催江浙以峥嵘。周野尽昭昭沃土,环湖皆赫赫名城。而瑰景之质,惟南是灵。观其岸若雕弓③水堪明玉;霞铺紫瓦,雾散白萍④映弁峰之雄峻⑤,育湿地之浅清。湖山自佐,玄妙谐成。临浩渺则生轩昂志,感苍茫而慨造化之能。若当采菱未归,飞雨成趣;鸣鹭渐远,游鳞乍惊。忽尔烟弥浦栈,香漫莲亭。笑风步之柔柔,均分细浪;拂苇姿以袅袅,共醉闲情。或待月斜碧宙,岸放华灯。坐收其晚籁,笑慨于浮名。则意随清风之上,心契太湖之澄矣。

    至若山泽秉相谐之道,天人存共茂之机。遂使湖州域,长养国士姿。惟一时之人杰,耀百代之凤墀。乃有陈武帝独开霄宸,史称贤明之主;朱然公兼具睿猛,天授勇烈之威⑥。而文墨沾溉,犹为盛也。八绝之中,曹不兴一龙得雨;四家之内,赵孟頫满纸皆奇。颜真卿宦游顾渚,陆鸿渐羽化苕溪。遂有茶经垂世,韵海列微 ⑨。沈休文洞察四声,启平仄之律;张子野名称三影,扬婉柔之词⑧。况其滋骨血,壮根枝。昔项羽兵出吴中,携乌程八千之卒⑩;势夺海内,取胡亥百万之师。乃叹文武堪骄,刚柔竞驰。信有一湖永泰,必延万世鸿徽也。

    于是流风久传,历代不绝。盖太湖之为宝盆,钟南岸而通仙阙。喜山之客,当享仁者之欢;乐水之人,不尽智者之悦。自古盛世,善政悠遐;如今太湖,碧涛朗澈。捧月在掌,岂无傲立之荣11;放舟随波,自得优游之惬。乃料鲲之可弃沧溟,鹏之将离云穴12。而风光若斯,君忍别乎?

                                                  

                                                   ——凝樱子撰

 

注释:赋用古韵

1,五湖、震泽为瑞:五湖此指“洞庭湖、鄱阳湖、太湖、巢湖、洪泽湖”。“震泽”:太湖亦称震泽。震在东方之位,属木,主生发,故为瑞。

2,上善:语出《道德经》:“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峥嵘:此指兴盛、兴旺。

3,岸若雕弓:太湖湖州段之湖岸呈弧形如弓。

4,紫瓦:太湖南岸建筑多有琉璃瓦,每朝霞相映,颇为壮观。白萍:指湖州白苹洲。

5,弁峰:即弁山,紧临南太湖。乃环湖第一峰。

6,陈武帝:即陈霸先,湖州人。乃南北朝时期陈国的开国皇帝。是难得的贤明君主。霄宸:指朝廷。朱然公:朱然,字义封。湖州人。《三国志》谓其“以勇烈着闻”。爵封当阳侯,官拜大都督。

7,“八绝”:曹不兴(湖州人)乃吴中八绝之一。“一龙得雨”:相传宋文帝时,久旱无雨,百祈不应。有人取曹所画之龙为祷,顷刻大雨即至。“四家之内”:赵孟頫(湖州人)乃我国楷书四大家之一。“满纸皆奇”:赵孟頫“书画诗印”皆精,有“先画后书此一纸,咫尺之间兼二美。”之誉。

8,沈休文即六朝沈约,湖州人。‘八病说’为四声出现后,在做诗赋时的音韵要求。张子野即宋代张先,湖州人。时称“张三影”,其小令‘一从花’影响极广。

9,“游宦顾渚”:颜真卿在湖州为官5年,曾为朝廷观察史主持顾渚山修贡事宜。“终老苕溪”:陆羽居湖州苕溪一带达30年之久,亡后葬于湖州。《茶经》即在湖州完成。《韵海》:颜真卿在湖州编成词典类巨著《韵海镜源》。

10,“乌程”,即今之湖州。项羽起兵于湖州,招湖州子弟最多,其军队即号“乌程兵”。

11,“捧月”:此指南太湖旅游度假区中的“月亮”大酒店。入水而建,状若湖珠,极其壮美。

12,乃料鲲之可弃沧溟,鹏之将离云穴。“沧溟”:此指沧海。“鲲”,“鹏”:古代传说中能变化的大鱼和大鸟。“鲲”居极北之海。鲲可化而为鹏。此句意说:南太湖一美如斯,“鲲”将不再居于北海,鹏也将放弃他的云中巢穴,料想将至太湖安家矣。

 

创作说明:

     用首段总领,开篇破题之法,将太湖定位为“瑞”湖。纵观我国五大湖泊,环湖城市皆极富庶的,亦惟太湖可称。首段亦对其祥瑞与风物做了提领性表述。

    腹段内容分为两大部分。一为风光景色;二为历史人文。风光景物段,采用虚景与实景结合的手法。并用夹叙夹议之法掺杂情感抒发。力求表现烟雨江南与南太湖独特的风光魅力。大部分景物描写皆立足于湖州南太湖的视角上。腹段中的第二大部分为历史人文表述。并从文与武两个角度去着墨。其中一线贯穿的,是南太湖对湖州历史人物的熏陶与滋养。这部分的内容在素材选择上有取舍,主要取湖州本地生长的著名人物,兼取在湖州有重大影响,居住时间较长的历史著名人物与事迹。腹段内容排除了湖州本地物产部分,原因为本赋的定位为“南太湖赋”而非“湖州赋”,如湖州的湖笔虽有知名,但其属于湖州特产,与太湖难有直接联系。另如“太湖三白”等,皆属于整个大太湖的土特产类,亦非南太湖所独有。为不影响主题与篇幅考虑等原因,故忽略之。

    尾段取总结与主题定位延伸之法。亦对南太湖当前的重大旅游项目,做了文学性描述。如湖州“月亮大酒店”与游艇俱乐部等。并将主题定位的“瑞”湖,向“智”与“仁”两个方向延伸。最后以鲲鹏将迁往南太湖的比拟性表述,来突出太湖南岸的“极瑞”之象。然后用旁笔发问做结——“而风光若斯,君忍别乎?”自然引出答案。

    体裁上用骈赋。音韵取中古,韵部合用以词韵为限。骈对取较严之法。用骈句节奏。句式与段意承接,力求转渡自然。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