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编辑部动态 正文

仰止高山忆汝翁

字号: 2012-06-28 16:17 点击:7206 我要评论(1)

周笃文

五月卅一日,我正在勃海东边营口道中采风,忽从电话获知汝老辞世的噩耗,不禁悲从中来,潸然欲泣。胡适先生倡导的求证考据学派最后一位红学大师的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谢幕。于公于私都是莫大的损失,百千往事一齐涌上心头。回忆去年腊月二十七日,我遵例为三老(邵天任99岁,李锐96岁,汝昌先生95岁)辞岁。时李老健硕依旧,邵老则坐上了轮椅,而汝老已卧床不能会客了。心想吉人天相,会有康复的一日,不料竟成永诀。四十年师弟深情,怎能不为之凄断。我得识汝老,是缘于伯驹与吴则虞老人之介。汝老读燕大时,伯老是他的文物鉴赏导师。相与诗画文酒流连,感情至笃。红学大师汝昌先生是燕京大西语系的研究生。毕业后任四川大学西语系讲师。他是博通中外的大学者、大诗人。大学期间,即从敦诚的《懋斋诗抄》中发现了六首咏及曹雪芹的诗,并由此考证出《东皋集》的编年,以及曹雪芹死于癸未除夕的结论。胡适对此大为赞赏,鼓励他深入研究。并将评石头记的海内孤本借给他。正是这位大学者的引导,周先生才走上了研红之路,获得了前无古人的成就。胡适晚年日记称:“周汝昌是我的红学方面的最后起,最有成就的徒弟。”即使获知周先生在批胡运动中说了些过头话,他也从不为忤。而周先生在晚年回忆胡适仍情深一往。他对我说象胡先生这样关爱后学,以平等的态度相待,语气一贯客气委婉,真率关切,有求必应,真是古今罕见。并写诗道:

平生一面旧城东,宿草离离万载风。

长念有容方为大,至今名士尚研红。

当然他与胡适先生在学术上也有分歧与争论,甚至比较激烈。但这与友谊、情感无关,是学术观点歧异的君子之争。周先生站在以中华文化为本位的立场,充分肯其伟大价值,同胡适先生以西方本位来研究与批判传统文化造成的差别。现在看来周先生并无不妥。周老的学术观点强调三才体系的巨大深远作用,可谓独具只眼。

我与周先生相识以后,学术与诗词的交往日益密切,获益巨大。当我从伯驹先生的友人张琦翔先生处获知日本有《三六桥本红楼梦》,与通行本有重大差异。周老托我调查,并撰写专文收入新版《红楼梦新证》内。此后过从日密,倡和尤多。1978年周老六十花甲,伯驹老人约诸名家小酌以为寿庆。与会者有伯驹、邦达、君坦、朱家溍、王益之、启元白、耿鉴庭、潘素及余等十数人。汝老一一赠诗为报。此一孤本墨宝现存寒舍。诗云:

揭响甘州继柳郎,难寻鼓板唱苍凉。

书城学海吾何有,赢得人怜髩早霜。(伯驹)

翠竹亭亭与石邻,岂因清瘦减丰神。

不知老可忙何事,解道潇潇为写真。(邦达)

兰成老笔足风华,俊句翩翩叹复嗟。

韩段漫从誇巧思,三都赋手认名家。(君坦)

漫拟微之与牧之,当年英发见雄姿。

吟怀日日追高远,一饮醇醪已醉时。(笃文)

笔下峰峦拥翠鬟,精能六法女荆关。

著书却傍芹溪水,黄叶丹林照四山。(潘素)

小金山下发贞珉,诗局扬州影最真。

明月二分分得否,可无良药乞衰身。(耿鉴庭)

杜老诗中似识君,相逢把臂快论文。

谈红不为常人语,兰臭芹香久自闻。(朱家溍)

东坡吉语石菴书,脱手千金恐不如。

已遣无盐得红粉,媿将瓦砾报琼琚。(王益之)

小乘深巷病维摩,四海书名孰比多。

旧雨不来增怅望,遥知枕手想龙鹅。(启功)

燕市何人识小生,独矜九老借声名。

市楼偏北无车马,酒盏诗笺无限情。(自咏)

春波翠柳意迢迢,席罢微风解散嚣。

小步亦缘诸老赐,十年一过淀湖桥。(答谢)

以上乃是小聚中部分诗稿,才人风调如此清美、渊雅。展对墨卷,不知涕泗之无从。最后以一首小词谨寄恸悼之情。

《水龙吟·惊闻汝老辞世》

 周笃文

哀音隔海传来,俄惊万仞嵩高坠。天何不弔,为遗一老,作人间瑞。半世深情,三春游履,只成追记。忆抠衣上谒,槐荫门巷,正风雨,鸡鸣晦。    难忘当时意气,倚高楼,一声清厉。斯文吾辈,岂能坐老,要当奋起。学究三才,诗追八代,几人能继。叹骑鲸竟去,墨痕空对,洒伤心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