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编辑部动态 正文

深切的哀悼 永远的怀念——祭周汝昌先生

字号: 2012-06-28 16:15 点击:7870 我要评论(0)

  黄  彦

 

刚刚从八宝山向刘忠德师尊遗体告别归来,沉沉的悲情哀绪尚一直萦于脑际久久挥之不去;又忽然传来周老汝昌仙逝的噩耗,顿时震得我一声惊呼:天啊!怎么总是这般悲不单行?!那年也是:任继愈与季羡林两位大师数日内先后辞世。今又逢两位尊长接踵过世,实令人不胜其悲,不堪其痛。唯略可宽慰者,两位老人均是通常所谓之“无疾而终,安详升天”,终得好人有好报之真正善终!或曰真成正果!

对于刘忠德师尊,生前我曾敬赠他贺联,此度又撰一挽联敬奉灵前。对于周汝昌大师,因得到辞世消失时遗体已经安葬,唯有将一些回忆片段同此前已发的一长文之主体联缀,以资忆念。

《中华辞赋》自一创刊,即恭聘任继愈、周汝昌两位大师为杂志首席顾问。周老欣然应允。在读了创刊号后,周老兴奋地写下《喜读中华辞赋》五律一首。  紧着着阳春三月,喜逢周老九十大寿,《中华辞赋》社闵凡路、周笃文、黄彦、袁志敏、严远婧一行五人,亲往周老府上向周老贺寿,向周老献上贺诗、贺联、贺信。气氛热烈而祥和。《中华辞赋》第二期发表了整整五个版之诗文联照片。仅此度寿庆之盛。以后周老更是频频向《中华辞赋》奉赠十余篇诗、赋。给予杂志极大支持。2010年5月周老的家乡天津市历史学会咋天津市召开“周汝昌文化论坛”,我有幸应邀 会并作了发言。我贺周老之联及在这次大会上的发言均曾收入我的《黄彦序跋文论集》(作家出版社)。周老读了我的联文甚是高兴,特嘱其长女周伦苓女士代向我转致谢意,令我感念殊深。(下为《周汝昌的意义》之主体)                                          

一、领世纪风骚的红学泰斗。周老二十余岁所出版之《红楼梦新证》是有划时代奠基意义的红学巨著,从上世纪初与胡适等共同探讨到与代代红学大家共同推动红学研究到九十多岁高龄的新世纪今天,未曾一日暂辍。著作等身,勋业卓著,迄无可与比肩者!试想:“没有周汝昌,红学会怎样?”——这就是我以问作答不是结论的定论!

二、通贯诸艺之国学大家。周老除红学外对另一部文学名著《三国演义》 亦见解精深,讲述神采飞扬。可以说对文学艺术的诸多门类,或者说对中华博大精深的整个国学都通贯透观。散文写得文采风流。多年前我们中主编的《经典美文三百家》,收他散文多篇,其中《黄氏三姐妹》,写我老家四川我黄氏红学三奇女,其卓思异彩,连我这个黄氏川人都闻所未闻,感染殊深。我们特聘周老为《中华辞赋》顾问后,在几个月里他竞连连惠寄诗、词、文、赋、题词稿达十一篇(首)之多。他在诗词、绘画、书法、戏剧、音乐诸多方面亦颇有造诣,功力深厚,另有许多专著。他实堪称通贯各体的国学大师!

 三、周汝昌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领袖早有名断: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红楼梦》将随中国的迅速崛起和民族大复兴而在全球产生无与伦比的巨大影响:因而红学泰斗周汝昌既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用他自已的话说,他已在若干国家大“走红运”;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红学的国际影响剧增,周老的国际红运势头必将日益强劲!

   四、拳拳赤子情,殷殷报国志。周老一生,历尽艰辛,也饱经磨难。而他九十余年里始终矢志不渝,忍辱坚守,历老弥坚。对国家、民族永远怀着拳拳赤子之挚诚,殷殷报国之浩志:誉满天下更心忧天下,人称大家而愈益谦和,始终保持至高境界的平常之心:因而同周老交之愈深,便益加感受到他高尚而巨大的人格魅力!周老文}各与人格交辉,高风偕奇才共耀,这才是周汝昌的真正价值及足可称誉当代、垂范岳世的国宝光辉!

现在,令我深深尊崇景仰的周老悄然离开我们而去,最后竟然未能亲仰周老遗容一面,实在令人深为痛惜。现将我写的《周汝昌的意义》一文中的主体部分刊发于此,以作为对周老的深切怀念。以后我的对联集及其他作品出品出版,我都会郑重刊载于周老有关的文、赋、联、照!我要永生永世深深忆念这位慈父般可爱的长者和高山般巍峨的师长!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