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编辑部动态 正文

怀念忠德同志

字号: 2012-06-27 16:34 点击:10053 我要评论(2)

闵凡路

中国文化界的领军者、《中华辞赋》的创始人刘忠德同志,在与病魔抗争三四年之后,于2012年5月25日撒手人寰,溘然长逝。噩耗传来,不胜悲恸。刘公与我可谓亦师亦友亦兄长,其人其文其品格,值得钦敬。

吾与忠德谊属同乡、同校,又近同龄。他出生于日本统治时期的东北,鸭绿江畔的集安,与我老家柳河同在通化地区。他少年时就读于通化中学,也是我的母校。受家人影响,他初中未毕业即以弱冠之年投笔从戎,经受解放战争炮火的洗礼,辗转于白山黑水之间。在刘著长篇小说《红色家族》和歌剧《悲怆的黎明》中,可以看到忠德青少年时代的身影。

走过硝烟炮火,迎来新中国的诞生。忠德脱下戎装,考入高校,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专攻建筑工程,以期为祖国和平建设建功立业。毕业后,他留校又调转南京工学院,教书教人,培桃培李,潜心求索,锐意进取,崭露出卓越的领导才干,挑起南工(今东南大学)党委书记的重担。

由此忠德一路高升,进京担任国家教委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部长。他为中国的文化教育事业呕心沥血、殚精竭虑,业绩斐然,誉满神州。

我与忠德相识接触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我担任通化中学北京校友会会长之后。作为通化中学老校友,忠德在繁忙的部长工作之余,热心参加校友会活动。每次讲话,其热爱故乡与母校之情,溢于言表。他担任全国政协教科文卫委员会主任时,还曾组织文艺界演员“三下乡”,我与他一道返归故里,慰问集安、通化的父老乡亲。

2006年,我们联手创办中国碑赋文化工程院,后又出版《中华辞赋》杂志。忠德出任院长兼编委会主任。他对于弘扬传统文化寄予厚望,对《中华辞赋》取得的微小进步都予以鼓励。他多次称赞刊物办得好,鼓励大家莫负名山事业,华国文章。有一次我们在他的文化部办公小院开会,他身体不适,讲完话后我们劝他休息,他却坚持听会,令人感动。我们每次有文件送他,他当即批复。在中华辞赋北京高峰论坛筹备过程中,忠德已有病在身,但他对我说,届时他要到会讲话。然而,到2011年5月30日盛会开锣之时,他已住进医院,实为憾事。吾不禁发出“得遇钟期,相识恨晚”之慨。

年复一年,接触愈久,对刘公为人处世的长者之风、君子之度,愈加敬佩。他忠厚谦和而又意志坚定,身居高位却平易近人。这位集高官、文人、学者于一身的老革命,有着松梅气节,山海胸襟。我们作为他的同事、朋友和下属,受益匪浅,沐教良深。

学理工出身的忠德,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创作出不少脍炙人口的文学佳作。有一次我在北京的出租车上听到长篇小说《红色家族》连播,出租车司机听得有滋有味,作者就是刘忠德。我们在一次校友会上,欣赏他的歌剧《悲怆的黎明》片段,豪情灼灼,韵味悠悠。其歌剧《八女投江》和京剧《图兰朵公主》亦在观众中激起情感的涟漪,心灵的震动。

忠德同志走了。我们党失去了一个好栋梁,《中华辞赋》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在八宝山送别之际,我不由潸然泪下。刘兄只长我一岁,轻言慢语犹在耳边,如今却咫尺天涯,黄泉路断,能不凄楚怅惘?忠德之心,天青日朗;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可以告慰先生的是,你亲手培育的《中华辞赋》幼树,已绿被赋苑,华盖欣欣,化作中国文化原野中一道靓丽风景。你举起的弘扬辞赋文化之大旗,正迎风猎猎,我们自当持续高擎,为助力中国文化大繁荣事业而驰驱效命!

怀人思远,往事历历。虽情深义重,却词难达意。谨作此记述,聊表故人一片缅怀之情。

             

                                                            2012年6月1日于北京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