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周笃文 正文

读马凯《心声集》感言

字号: 2012-05-24 17:57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8732 我要评论(0)

 

周笃文

 

大时代的回声

 

自鸦片战争以后,志士仁人百年喋血,救亡图强 ,终于在党的领导下,辟地开天,建立了新中国;又经过六十年惨淡经营摸索探求,逐步走上了繁荣昌盛之路。一个伟大古老的民族,通过凤凰涅槃重获蓬勃的生机,挺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令五洲百国刮目相待。在这次金融海啸的冲击下,我们立稳脚跟阔步前进,成为世界的领跑者。这是无愧于夏商周、汉唐宋前后三代荣光的伟大时代。这是英雄辈出,奇迹不断,百族同心,共创辉煌的时代。它在物质大丰富的基础上,呼唤着文明的大发展。这应当是一个诗潮腾涌,巨星闪耀的时代。冷清了近百年的诗坛,实在需要黄钟大吕的轰鸣,为时代添彩,为大众加油。马凯同志的诗作,以其同祖国人民命运相通、脐血相连的大爱与囊括天地、含纳古今的大美所构建出的动人的艺术形象,深受广大读者激赏。如新作《满江红·漫漫复兴路三首》,从屈子天问一笔赶下,将历代兴亡,艰难勇进的奠基过程,一直写到大地春回的“腾飞”,而以“全赖有、别样路通天,旌旗赤”作结。把数千年的兴衰变化与眼目前的展翅九霄,冶于一炉,用“漫漫复兴路”五字点题,寓意何其厚重、凝炼、深刻而发人深省,不愧为史诗手笔。马凯的作品大都如此,堪称时代精神的出色歌者与当代诗坛重要的引领者。他的创作思想与艺术经验值得我们探索、学习和发扬。

 

高远的境界

 

诗词固然需要技巧,而且是高难度的,如讲究平仄、对仗、韵律、虚实、铺垫、错综等等。但更须要有人格的完美。正如作者所说:“诗人首先应该是一个真正的人”。朱光潜说:“大诗人先在生活中把自己的人格涵养成一首完美的诗,充实而有光辉。写下来的诗是人格的焕发。”一个缺少对国家社会之大爱的人,必然心灵鄙琐,无法发现人生价值,此类作品无助于世道人心。真正的诗人应当有高远的胸襟、境界。象建安风骨,魏晋风度、盛唐气象等都是一种高远境界的体现。凯公的诗在这方面非常突出。《山坡羊·日、月、人》固不必赘言,其它如:

 

苍穹极目湛蓝空,簇白云、日喷红,三喜临门,两地庆开工。祈盼

千年今愿了,天路上,驾钢龙

——《江城子·贺青藏铁路开工》

 

攀岳本元直路,远航常遇激流。不平万浪岂甘休,笑对磨难奋斗。  

 能进能退奋斗,无私无畏自由。雷鸣电闪不低头,海燕翱翔依旧。

——《西江月·考验》

 

从来民铸春秋,信水可载舟亦覆舟。问万花集锦,可离黛绿,百

川归海,能少涓流?    心有苍生,身无挂累,坦荡胸怀总自由。踏

崎岖,奔壮观胜景,永不言休。

                                               ——《沁园春》

 

松裙雪髻烟硝,玉肌冰骨云腰。脚下奇峰绝峭,群山皆小,手伸

人比天高。

——《天净沙·玉龙雪山》

 

勇者无“难”字,仁者无私忧。诗人面对宇宙人生,无私无畏,故能如此坦荡、自由、光风霁月。读这样的作品,真能令人心旷而神清。

 

吐哺之精神

 

凯公自1998年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到发改委主任、秘书长,一直担任枢密要职。按古代官职,身处六部当书之上,相当于参知政事、或副枢密使吧。拿宋朝作比,则大致与范仲淹、欧阳修相当。可宋朝人口(据元丰九城志)1600万户,人口约八千万,约为现有人口17%(另据元符二年统计则不足五千万)。

马凯同志作为国务委员兼秘书长,是国家的大管家,机务之多,责任之重可想而知,却仍不废吟咏,屡出佳章,这是诗歌史上的佳话,必传无疑。马公之亲民作风,与尽瘁态度极为感人,这在字里行间也可略窥端倪。如《七绝·难眠》:

 

头号落枕且翻身,总有竹声绕在心。

但助难题得破解,何妨晓镜又添银。

 

“竹声”指民间疾苦,为了破解困难,不休不眠,哪怕早上对镜,银发又生呢?这就是古贤的“宵日干殷忧”吧。再如《荆江化险》:

 

天突变,雨如剑,水直逼,分洪线。

风萧萧兮荆江还,喔托万钩重如山。

 

当时水位直逼45米,可能达到45.20米,不分洪后果莫测,下令分洪则30万苍生流离失 ,沃野平畴十年不能恢复。作者协助温总理,在上下游削峰调度,通宵达旦指挥调控,终于化险为夷。正如《九江堵口》所说:“ 战五天终合拢,雷鸣一声泪俱下”。这种“身先士卒”、“周公吐哺”的精诚与毅力,真令人感动。可说是千古诗坛罕见的特例。其《三言诗·九九箴言》更可说是其持身治国的格言和方略。如:

 

“民为本、国威重、公为先;识时势、举大体、居高瞻。明是非、通情理、懂方圆。……淡名利、轻富贵、守清廉、循天道、顺民意、归自然。”可谓精光万丈的至理名言。一个政治家的襟怀气度,经纶韬略得到了完美的呈现。这样的吐 精诚,亲民态度,自然会获得民众的归心与仰慕了。

 

恳挚之深情

《心声集》第三卷,写诗人的亲情、爱情与友情,同样充溢着道德的高尚与人性的芬芳。其《先公去世二十年祭》写可敬的老人惨遭迫害于文革中去世的最后一幕是:

 

诀别一幕动天地,身正不阿头更昂……

古人难返音容在,一代家风继世长。

 

作者以饱蘸血泪之笔,记下了刚直不阿、宁为玉碎的老人谢幕之情景是何等惨烈。

 

《钗头凤·珍珠婚》云:

 

根依旧,枝难瘦,含苞更放芬芳透。缘作合,良工琢。灵犀自在,一生相托,乐乐乐。

 

则又是别样的深情款款,比翼温馨。

其《江城子·与友游园》云:

 

知春亭畔望春台,燕双排,柳新栽。雨露阳光,细细润芽开。再聚故园谈笑日,添异彩,树成材。

 

词作于1973年,虽时局未宁,但这些风华正茂的同学少年,仍不减轻昂的意气,要为人生添彩,为国家育材。字里行间洋溢着蓬勃向上的朝气。

《心声集》就是这样一部闪烁着治国猷谋,人格异彩与诗艺才华的吟坛力作。它对当代诗词如何拓宽眼界、表现时代、创新手法等方面,都有重要的启示作用。让我们认真探索,深入生活,不断提高创作水平。为谱写出时代的强音而努力奋斗吧。

/o:p>江山有幸开生面,下笔能回天地春。

 

 

洞里萨湖剪影

浩渺波光远接空,平湖端似水晶宫。

一舸剪梦烟云里,皓首吟翁气若虹。

 

菰蒲渺渺水烟中,船上人家散若鸿。

小艇飞来惊浪起,赤条条有耍蛇童。

 

南乡子·游吴哥

海外有灵丘,万里南来乐意稠。洞里萨湖悬日月,悠悠,七宝楼台神鬼修。

佛迹锁千秋,异境重开震五湖。登上须弥舒远目,云头,法雨双虹眼底收。

 

夜观电火纸鸢

巧思谁家妙入神,安排电火乱星辰。

飘摇直上三千界,惊起蟾宫玉样人。

 

陪沈公伉俪金边漫步

胜景良辰四美宜,鸣驺夹道有旌旗。

书宗诗老歌吟地,喜见文光动四陲。

 

南湖漫步

南湖波暖碧潾潾,夹道榕丝拂面温。

万绿丛中红几点,马蹄花发最撩人。

 

蒲竹丛丛树密深,间关流啭有鸣禽,

菩提树下摊书坐,便是羲皇以上人。

u���м �/� 然为新版之《岳阳楼记》也。

 

创新语言,是文学家的天职。只有能铸造有光色力度和新奇感的语言,才能打动读者,流传广远。这里我要着重指出《岳阳赋》的语言运用。如“买酒白云边,且向南湖,赊来灯光,赊来月色;漫游汴河街,还从麻石小巷,拾得宋韵,拾当唐腔。”纯用白话口语,却那样富有古情新意。化用古语而如此撩拨动心底的幽情与美威。真是难得。该文继云:“文化传山河血脉,英豪萃日月星光”亦可为字字警策,独辟新意,令人惊叹。

镕铸意象,是为赋点晴,有活色生香,破壁而飞的功能。所谓意象,是奇思的象与激情在瞬间复合。鲍照《芜城赋》写若芜古战场上的景象,用“孤蓬自振,惊沙坐飞”表现突然沙砾飞动,蓬草振起之状。的确将恐怖心态写的淋漓尽致了。曹植《洛神赋》写女神的轻盈,用“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尘”指水面行走时,溅起的小水珠。可谓妙夺天工,无以复佳了。前面提到的《岳阳赋》写到湖湘人物用“触摸近代风云,惊雷放电;追蓧先贤身贤身影,枫叶披霜。郭嵩责轺舟蹈涷,樽俎折冲,犹鱼中华颜色。左宗裳收复失地,至今绿满边疆”用惊雷放电;形容这些惊天动地的英雄人物之性格。真有力透纸背,字字奔心的感觉。《洪洞大槐树赋》写当前的蓬勃兴旺局势有:“出重拳以救危机,挽狂澜于既倒;调南水以济北旱,回绿润于枯黄。夺奥运金牌,群雄失色;阅国庆兵阵,寸草生威”一节也是极有力度的描绘。一个“回”字的使动用法,便有千钧之力。而“寸草生威”更是奇气逼人。国家之强大乃能使草木生辉。是如于烘托之警句。再如闵凡路《智翁赋》赞颂顾拜旦、诺贝尔、邓小平、比尔盖茨等智者云:“伟哉斯人,擎山架海之才;鸿乎其业,经天纬地之风”,便簇簇生新。“擎”、“架”、“经”、“纬”四个词的动感力度极大,连天地山海都被他扰动了,其雄杰伟岸之意象便栩栩飞动了。

激活情趣,也是文学创作的要务。朱光潜说诗的生命在情趣。杨万里说:“从来天分低拙之人好说格调,而不解风趣何也。格调是空架子,有腔口易描。风趣专写性灵,非天才不办。”人们常说“诗有别才”,这别才里包含了情趣与诙谐。是想关汉卿的《铜豌豆》之自嘲是何等令人解颐捧腹。聂绀弩的杂文诗也是以此擅胜而广受称赞。当代赋家如流沙河,魏明伦等就不愧此中妙手。比如流沙河的《四川老茶馆赋》,虽是游戏文字,却余味覃覃。如“何来小贩提篮,又卖花生,又卖瓜子;竟说舵爷摆赌,或打麻将,或打纸牌。······又听人说,宫中关着光绪;复见布告,岭外反了孙文。”谐谑成趣,殊有意味。魏明伦之《盖世金牛赋》中云:“纵观天下无数耕年与人为善。奉献甚巨而需要 微。人有主人 ,更有人主者。视宝犊良材为牛鬼蛇神。驱遣其埋着脑袋干活,何必其夹着尾巴作奴。割尾之灾惨痛,群牛不 回首。煌丝巨变,新纪元之金牛,已非旧体制之牲口。头角依然开拓,尾却自由锫展,高翘云端矣。”此为以托物言志,皮里阳秋之妙文。借牛之冰火两重天谈大家身经目验的历史。亦庄亦谐,既雅且谑。殆东方滑稽、淳于辨士之流亚也。

赋的继亚开新,既是时代的需要,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当今赋学兴旺,佳作颇多。已走出低谷,开始了初步的活跃。但应当看到,真正能打动人心,引领时代潮流的鸿篇力作,还是太少。公式化,概念化,老套路的多,真能创新意象,自铸美词的仍很少见。如何立足时代高度,创作出惊世鸿文还需下大功夫。这还取决于我们对理论的自觉,对才艺的精益求精。写出好赋,除了共吟,还要有妙想,还要有深刻的思维。苦学而没有才华,有才华而没有思想深度,都是不能够的。继雅开新是一切严肃的赋家毕生追求的目标。希望普天下的辞赋妙手抒彩笔,吐心声,谱写出金声玉振的华美词赋,把这个伟大的时代装扮得更加光昌壮丽吧。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