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周笃文 正文

桂柬采风录

字号: 2012-05-24 17:57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5506 我要评论(0)

 

 

庚寅初冬,应广西文联之邀,余陪沈鹏老伉俪、画家宋筱明教授暨祁望主编,萧丽书家,张静女士等一行,赴广西南宁,德天瀑布,明仕山庄及柬埔寨之金边、吴哥与洞里萨湖采风、讲学。历时半月,行程万里。相与登山临水,短咏长吟。观瀑德天之崖,赏月明仕之苑。访古吴哥之窟,礼佛金边之宫,打桨洞萨之长湖,波摇日月;漫步苏铁之芳园,思接隋唐。仙乐飘飘,游人济济。斑白垂鬓、并恰然自乐。此真太平之盛局,和谐之乐土也。唱余和汝,其乐洋洋。共得诗词六十余章,兹摘录鹏公佳作一束,并予继声诗词若干,以志熙时乐事并求正于同道方家。此次采风多承广西潘琦、罗殿龙二公及覃务波、刘望明、邱瑞雄先生呵护殷勤,无任感激,特此鸣谢。

周笃文谨记

11月25日灯下

 

南乡子

陪鹏老游广右感赋

翠绿间金黄,千里平畴草木香。照眼清波秋万叠,西江。流过仙乡与梦乡。

雅会最难忘,画客诗朋喜欲狂。掉臂秋风光影里,堂堂。沈氏宗风气象长。

 

 

次鹏老吴哥石窟诗韵

浮生转瞬即沧桑,换尽烝黎与帝王。

漫向吴哥参法旨,拈花一笑自辉煌。

 

次鹏老石塔诗韵

大道弘深不藉言,灵心一点透诸天。

雄图霸业今何在,剥有文明百代传。

 

次鹏老明仕山庄诗韵

造化权舆际,鸿蒙一气开。

玲珑山崭截,潋滟水萦洄。

园囿花夭冶,歌吟诗往来。

中华佳丽地,胜境似蓬莱。

 

减字木兰花

赴吴哥机上得句

鲲鹏展翼,直上重宵如电疾。放大光明,照眼祥云朵朵升。

蔚蓝天界,遥指吴哥尘劫外。七宝楼台,震旦吟俦礼拜来。

 

书坛圣手,掷笔成龙云外吼。乐意悠哉,喜伴观音渡海来 。

英才荦荦,祁宋萧张麟独角。更有覃郎,布袋前生化万方。

 

 

沁园春

夜过洞里萨湖飞金边

落日金波,暮云雪絮,万里水天。正扶摇欲上,星何弄影;蟾宫按谱,花下盘桓。唤得词人,邀来书老,更着丹青妙手三。英才聚,伴佳人窈窕,彦士翩翩。

欣然结队图南。真个是垂天下大翩骖,对星云满眼,银涛拍岸,书生意气,列老犹酣。我欲高歌,上通帝座,快驾长风一放顽。惊回首,正灯辉似海,花拥金边。

 

水调歌头·千年苏铁

树有铮铮铁,千岁久尊王,根干深如盘石,老蕊焕奇光。磅礴南湖湖畔,沐浴天风时雨,兀立自思量。梦到恐龙伴,曾共历沧桑。    始唐初,经百劫,自康强。记否初唐四杰,卢骆与王杨。下及宋元各代,霸业升沉起伏,人世几兴亡。灵物百神护,珍重卫家邦。

 

减字木兰花·德天瀑布

天龙八部,挟浪喷烟云乱舞。万鼓雷轰,争道银虬饮白虹。   奇观伟绝,莲蕊千堆如滚雪。放筏中流,万马潮头作壮讴。

 

明仕山庄杂咏

万笏插天青可掬,绕序翠竹玉难如。

低吟浅唱秋光里,谈我尘心一点无。

 

渔人击榜响鸣榔,村女莳花笑靥香。

唤我诗心如沸水,飞来白鹭一双双。

 

黄牯栗犊散溪边,缓缓轻移有画船,

此是人间真乐境,北窗翘足乐天全。

 

翁媪南来事事欣,叼陪最喜沈公真。

江山有幸开生面,下笔能回天地春。

 

洞里萨湖剪影

浩渺波光远接空,平湖端似水晶宫。

一舸剪梦烟云里,皓首吟翁气若虹。

 

菰蒲渺渺水烟中,船上人家散若鸿。

小艇飞来惊浪起,赤条条有耍蛇童。

 

南乡子·游吴哥

海外有灵丘,万里南来乐意稠。洞里萨湖悬日月,悠悠,七宝楼台神鬼修。

佛迹锁千秋,异境重开震五湖。登上须弥舒远目,云头,法雨双虹眼底收。

 

夜观电火纸鸢

巧思谁家妙入神,安排电火乱星辰。

飘摇直上三千界,惊起蟾宫玉样人。

 

陪沈公伉俪金边漫步

胜景良辰四美宜,鸣驺夹道有旌旗。

书宗诗老歌吟地,喜见文光动四陲。

 

南湖漫步

南湖波暖碧潾潾,夹道榕丝拂面温。

万绿丛中红几点,马蹄花发最撩人。

 

蒲竹丛丛树密深,间关流啭有鸣禽,

菩提树下摊书坐,便是羲皇以上人。

u���м �/� 然为新版之《岳阳楼记》也。

 

创新语言,是文学家的天职。只有能铸造有光色力度和新奇感的语言,才能打动读者,流传广远。这里我要着重指出《岳阳赋》的语言运用。如“买酒白云边,且向南湖,赊来灯光,赊来月色;漫游汴河街,还从麻石小巷,拾得宋韵,拾当唐腔。”纯用白话口语,却那样富有古情新意。化用古语而如此撩拨动心底的幽情与美威。真是难得。该文继云:“文化传山河血脉,英豪萃日月星光”亦可为字字警策,独辟新意,令人惊叹。

镕铸意象,是为赋点晴,有活色生香,破壁而飞的功能。所谓意象,是奇思的象与激情在瞬间复合。鲍照《芜城赋》写若芜古战场上的景象,用“孤蓬自振,惊沙坐飞”表现突然沙砾飞动,蓬草振起之状。的确将恐怖心态写的淋漓尽致了。曹植《洛神赋》写女神的轻盈,用“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尘”指水面行走时,溅起的小水珠。可谓妙夺天工,无以复佳了。前面提到的《岳阳赋》写到湖湘人物用“触摸近代风云,惊雷放电;追蓧先贤身贤身影,枫叶披霜。郭嵩责轺舟蹈涷,樽俎折冲,犹鱼中华颜色。左宗裳收复失地,至今绿满边疆”用惊雷放电;形容这些惊天动地的英雄人物之性格。真有力透纸背,字字奔心的感觉。《洪洞大槐树赋》写当前的蓬勃兴旺局势有:“出重拳以救危机,挽狂澜于既倒;调南水以济北旱,回绿润于枯黄。夺奥运金牌,群雄失色;阅国庆兵阵,寸草生威”一节也是极有力度的描绘。一个“回”字的使动用法,便有千钧之力。而“寸草生威”更是奇气逼人。国家之强大乃能使草木生辉。是如于烘托之警句。再如闵凡路《智翁赋》赞颂顾拜旦、诺贝尔、邓小平、比尔盖茨等智者云:“伟哉斯人,擎山架海之才;鸿乎其业,经天纬地之风”,便簇簇生新。“擎”、“架”、“经”、“纬”四个词的动感力度极大,连天地山海都被他扰动了,其雄杰伟岸之意象便栩栩飞动了。

激活情趣,也是文学创作的要务。朱光潜说诗的生命在情趣。杨万里说:“从来天分低拙之人好说格调,而不解风趣何也。格调是空架子,有腔口易描。风趣专写性灵,非天才不办。”人们常说“诗有别才”,这别才里包含了情趣与诙谐。是想关汉卿的《铜豌豆》之自嘲是何等令人解颐捧腹。聂绀弩的杂文诗也是以此擅胜而广受称赞。当代赋家如流沙河,魏明伦等就不愧此中妙手。比如流沙河的《四川老茶馆赋》,虽是游戏文字,却余味覃覃。如“何来小贩提篮,又卖花生,又卖瓜子;竟说舵爷摆赌,或打麻将,或打纸牌。······又听人说,宫中关着光绪;复见布告,岭外反了孙文。”谐谑成趣,殊有意味。魏明伦之《盖世金牛赋》中云:“纵观天下无数耕年与人为善。奉献甚巨而需要 微。人有主人 ,更有人主者。视宝犊良材为牛鬼蛇神。驱遣其埋着脑袋干活,何必其夹着尾巴作奴。割尾之灾惨痛,群牛不 回首。煌丝巨变,新纪元之金牛,已非旧体制之牲口。头角依然开拓,尾却自由锫展,高翘云端矣。”此为以托物言志,皮里阳秋之妙文。借牛之冰火两重天谈大家身经目验的历史。亦庄亦谐,既雅且谑。殆东方滑稽、淳于辨士之流亚也。

赋的继亚开新,既是时代的需要,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当今赋学兴旺,佳作颇多。已走出低谷,开始了初步的活跃。但应当看到,真正能打动人心,引领时代潮流的鸿篇力作,还是太少。公式化,概念化,老套路的多,真能创新意象,自铸美词的仍很少见。如何立足时代高度,创作出惊世鸿文还需下大功夫。这还取决于我们对理论的自觉,对才艺的精益求精。写出好赋,除了共吟,还要有妙想,还要有深刻的思维。苦学而没有才华,有才华而没有思想深度,都是不能够的。继雅开新是一切严肃的赋家毕生追求的目标。希望普天下的辞赋妙手抒彩笔,吐心声,谱写出金声玉振的华美词赋,把这个伟大的时代装扮得更加光昌壮丽吧。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