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钟振振 正文

桂林两江四湖工程碑铭

字号: 2012-05-24 17:52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2313 我要评论(0)


乾坤清气,造物者所悭,不轻与人,而桂林得之独多。

群岑拔地争出,如万杵舂天,如千骑赴敌,如池莲泫露而含苞欲放,如林笋得雨而解箨怒长:此其山之清且峻也。

漓江飘然一带,委蛇三百馀里,岚光云影,静卧其中。荇草参差,若荡漾于空际;游鱼容与,若穿翔于巘隙:此其水之清以明也。

至新桃坼艳,犹春烟之洇曙;老桂摇馨,犹秋瀣之溶月;覆榕荫暑,犹鹏翼之翳日;丛篁筛雪,犹凤尾之舞风:此又其四时花木之清而丽、而幽也。

人间有境清奇若此,即神仙世界亦所不逮。昔陈毅元帅诗曰“愿作桂林人,不愿作神仙”,良有以也。

顾惟神仙例得餐霞饵景,而人则不免烟火食;神仙例得洞栖岩宿,而人则必恃庐室居。既承平日久,邑人乐业,生息蕃衍,户口为溢;况盛名播远,客来恐后,潮涌汐漫,无时或已? 

于是高楼广厦,蕈生不穷,鳞栉其密,遏止为艰,而城中人与楼外清峻之山胥相隔矣。

弃物废液,未及汛除,湖塘污染,根治匪易,而城中人与郭外清明之水胥相失矣。

是则乾坤清气,桂林得之独多者,率见诸野,至其市阛,较他邑实无以异;而元帅所愿作之“桂林人”,亦惟郊居者乃克当,城区芸芸之众反不得与焉。

吁,社会发展与环境保护,兼美之难,其如是乎?重彼轻此,前羊已失,补牢之急,刻不容缓矣。

所幸顷年国中上下,见已及此。当轴诸公,迭垂明训;有识多士,屡进诤言。而市府执事者亦皆一时清选,贤而且能,仰承钧旨,俯同舆情,凡千秋万代泽被子孙之政,无不殚精竭虑,雷厉而风行。其于城市改造及环境治理,每能出远谋于深思,骋干才以务实,运如椽之笔,作大块文章。夫所谓“两江四湖工程”,其尤著者也。

工程始自一九九九年某月,竣以二〇〇一年某月。三数年间,计开凿引漓入城沟渠若干里,疏浚木龙湖古水道若干万亩,清除榕、杉、桂三湖之淤若干万方,埋设地下截污管线若干条。 

自此城市废水,咸有所归,集中处理,不复为害。而浏浏漓江,析派入邑,贯串四湖,分道以出,或自杉湖还注于漓,或自榕湖下泻桃江。则环城水系,血脉通畅;市区陂泽,涤浊返澄。居人不劳行远,而清漓活水自至门前,尽可捧而盥,涉而湔,泳而浴矣。

又拆迁机关、学校、企业、民居之当山邻水者若干所,夷毁楼观屋宇之障目隘视者若干栋。则四望诸峰,不胫而来,爽气扑面,复与人亲,几可呼而喏,揖而语,唱而答矣。

又循环城水道广辟园林,新葺亭轩廊榭以点缀之,增植花果竹木以掩映之,仿构中外各色名桥横跨水上以连通之。又造本邑历代贤良英烈之像矗立其间,以砥砺世人之品节;镌刻古今题咏桂林之诗文词赋散嵌其间,以澡雪读者之精神;修缮遗存古迹,创建怀古街市,以依稀两千年历史文化名城之风韵。则此曩昔观光者聊借三宿之逆旅,今乃一变而为粤西胜游之壮观。以视百里漓江风光带,有若碧玉翡翠之悬坠于美人项下,而非其颈间之赘瘿矣。

游人于此,可晏然坐,可悠然行;可砰然棋,可铿然筝;可恬然听蕉叶雨,可欣然赏荷盖风;可怡然受袭裾之花气,可悦然收萦耳之鸟鸣;可快然扺掌论天下事,可绻然骈肩诉儿女情。更可翩然夜泛,一舸巡城,看万家灯火之在水,若信手可掇之繁星。直使江南姑苏之郡,不得专美于“东方威尼斯”之名。陈毅元帅倘复生于今日,吾知其必曰“尤愿作二十一世纪之桂林人”矣。

盖今之桂林,更以文化品位之清而高、园林艺术之清而雅胜,奚啻山之清且峻、水之清以明、四时花木之清而丽而幽也已哉。

呜呼!如此江山,如此城邑,如此工程,如此业绩,可得而不碑乎?可得而不铭乎?故为之碑,复系以铭。铭曰:

 

变迁陵谷,更递桑海。天锡桂林,一何慷慨!

漓醇如酒,山秀可餐。美甲天下,孰与比攀?

天锡之吉,桂人善惜。矻矻胼胝,日新其邑。

妃彼山水,联珠合璧。天工人巧,至于此极!

得之于天,莫可云何。成之于人,可颂可歌。

两江四湖,永掬清波。口碑胜石,百世不磨!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