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赵仁珪 正文

韶关梅岭古道赋

字号: 2012-05-24 17:46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8027 我要评论(0)

 

为韶关市纪念开元名相张九龄诞辰一千三百三十周年而作

赵仁珪

2008年11月

    古关隘之多难以计,古道路之夥难以数。然于古关,余独喜岭南韶关之雄镇;于古道,则独喜大庾梅岭之幽谷。客有不解者而诘之曰:“梅岭古道,幽僻不如云贵之茶马,峻险不如剑阁通巴蜀;荒远不如河西之走廊,辽阔不如海上辟丝路。君独喜之,敢问其故?”余曰 :“唯唯,否否。诚如是言,亦不尽然,且为之赋。”

    昔舜帝南巡,流连于斯。奏箫韶而九成,有凤凰而来仪。韶石山因之名天下,韶关城从此入版籍。然浈武之瘴疠,不减云南之泸水;五岭之榛莽,不让湖湘之九嶷。南越可封关而独立,交趾敢挺险而叛离。时至盛唐,大业煌煌。八方朝贡,万国通商。水陆要冲,齐聚北江。废途岂容梗阻,鸟途亟待更张。张公九龄,生于本乡。盛唐第一贤相,南国第一文章。饮冰载怀,奋勇担纲。栉风沐雨,效治水之大禹,执艺规划,若运筹之子房。筚路蓝缕,终成康庄。下抵南海,上通淮扬。路坦坦而方五轨,车阗阗而达四方。货物流而商贾喜,国受惠而民不伤。此无乃贤相之政与盛世之昌乎?

    客闻之肃然而起敬,敛容而整裳。

    然商贸之盛特其小,文化之兴更可称。通衢既开,引来各路俊彦;名人纷至,汇聚九州精英。北去达摩,南来惠能。衣钵石上,袈裟自显神力;南华寺内,菩提始沐春风。卓锡成泉,曹溪流溢智慧;施惠及民,山野滋润清泠。众渴得饮,人人可见佛性;寸草能萌,心心相印檀经。而迁客骚人,接踵而至;去国怀乡,格外动情。“折梅聊赠一枝春”,陆凯越岭,陇头知己,会雅士之高风。“好收吾骨瘴江边”,退之南窜,潮州匹马,叹大雪而悲声。“曾见南迁几个回”,东坡回朝,岭上老人,抚长松而送迎。至于宋之问度岭辞阙,难掩长沙之怨;刘禹锡寄词草树,嗟咏骚人之风。王禹傅韶州泊船,拜仰曲江风范;杨万里南华题壁,求教南宗祖庭。风流逸事,不胫而走,传颂至今而无穷。又有桑梓才俊,春风得意,负笈北上,一举成名。北宋余靖,“更加风采动朝端”,庆历新政,可与范欧齐名:清初廖燕,著书“二十七松堂”,倜傥文坛,清闻远播东瀛。噫!真可谓八方辐辏,四海接踵;群贤毕至,百家争鸣。学术从此繁荣昌盛,文化因之霞蔚云蒸。溯本求源,造福新域者,首推开山之九龄;纲举目张,梅岭古道者,堪称缀珠之红绳。

    客闻之而叹:“盛矣,梅岭之胜迹,古今中外,仅罗马古道可比京!”

    然犹有更动人者。张文献何以著称?曰风度也;余襄公何以著名?曰风采也。风度者何?举止美而神情泰也;风采者何?仪态端而气度帅也。噫,韶关之名士,梅岭之胜迹,莫不肖其神而得其概也。韶石山可以像其威,九成台可以状其安;箫韶乐可以想其美,凤凰鸣可以拟其闲。而梅岭之梅,凌大庾之雪,盘逶迤之山路,绽崔嵬之韶关。染群峰之烂漫,冒霜露而争妍。浮暗香于明月,俯清溪而婵娟。标高格于群卉,傲榛莽而自怜。吐高洁之雅韵,凝坚韧而瘦寒。循茫茫之梅谷,思遥遥之千年。抚斑驳之古梅,与前贤而晤谈。晃花影之摇曳,幻名公之霭颜。梅之萼,不若二公忠心之丹乎?梅之干不若二公傲骨之坚乎?梅之洁,不若二公操守之端乎?梅之香不若二公风神之仙乎?人皆争而仰儒雅,君不欲亲厕其间?

    言未既,客据案而起,曳吾袖而日:“子速携我直至梅岭与韶关!”

 

注:梅岭古道为唐张九龄所开凿。张九龄字子寿,广东韶关曲江人,世称张曲江,谥“文献”。玄宗时曾任宰相,曾预判安禄山必反,惜未得到玄宗采纳。文学亦冠绝一时,史称“自古南天第一人,“江南第一流人物”“南国第一宰相”,并以玄宗所称赞的“九龄风度”名垂青史。  余靖,亦韶关曲江人,字安道,谥曰“襄”。北宋庆历新政的著名政治家“四直谏”、“四贤”之一,与范仲淹、欧阳修齐名。蔡襄曾称其“更加风采动朝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