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徐耿华 正文

散曲赋

字号: 2012-05-24 16:32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6216 我要评论(0)

 

徐耿华

泱泱华夏,文明久远。文苑歌坛,辉煌灿烂。诗山磅礴,词海浩瀚。时代变迁,唐宋以降有金元;文体发展,诗词之后曲登坛。三峰雄峙,三美各妍。绚丽不可方物,魅力难分轾轩。

遥想八百年前,蒙古入主中原。散曲应运而生,诗体为之一变。上承两宋俗词,又纳胡乐浸染。书会才人,瓦舍勾栏。催腔转字,援琴抚弦。抑扬顿挫,顶叠垛换。观其文辞,卓尔不凡。蒜酪蛤汤,俗语俚言。豪放洒脱,率真自然。泼辣诙谐,耸听耸观。亦谐亦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亦俗亦雅,市语民谣能卷波澜。似整齐而参差,似散乱而谨严。短柱独木,叠韵顶针,修辞手法变化多端;合璧鼎足,连珠扇面,对仗式样洋洋大观。美哉散曲,一扫雕凿头巾气,开出别样新地天!王国维称“活的文学”,胡适之赞“一流”佳篇。有元一代,名家辈出,佳制迭现。开一代诗体之先河,筑一座文学之高山。筚路蓝缕,功莫大焉!

诵习古曲,神交先贤。关汉卿“琼筵醉客”,四家之冠;马致远“朝阳鸣凤”,散曲状元;郑光祖“九天珠玉”,语出非凡;白仁甫“鹏抟九霄”,滂沛词源;王实甫“花间美人”,铺叙委婉;乔孟符“神鳌鼓浪”,笔底狂澜;张可久“瑶天笙鹤”,华而不艳;贯云石“天马脱羁”,无拘无拦。“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张养浩仰天长叹;“贼作官,官作贼,混愚贤”,无名氏斥腐骂贪。“九日酒”“三径花”“五株柳”,徐再思向往桃源;“五眼鸡”“两头蛇”“三脚猫”,张鸣善刺砭权奸。“欲寄君衣君不还,不寄君衣君又寒”,柔肠百转;“对酒当歌且快活,无忧愁,安乐窝”,看似清闲。“蒸不烂,煮不熟,炒不爆,捶不扁”,衬字成串;“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叠字通篇。……惊风雨,鸣佩环,飒飒洋洋,千古流传。诵之手舞足蹈,而后击节高赞:“美轮美奂,气象万千!”

    元人薪火,明代承传。康王冯陈①,群星璀璨。有清一代,形势逆转。文字狱兴,笑骂谁敢?以词绳曲,趣味索然②。散曲式微,佳作稀罕。如此奇葩,怎忍凋残?如此文体,岂能失传?吾辈弘扬,重任在肩。心香一瓣,试制一曲奉献:

腐文人说长道短,老百姓饱眼疗馋。光灿灿奇葩异果,火辣辣瓦舍勾栏。清淡淡芳香四散,远悠悠好句千传。(过)五宫六调套连篇,蒜酪蛤汤味难言。绘声绘影写尘凡,不法前贤法天然。曲坛欣看桃李繁,不教江流断!

——调寄[中吕·十二月带过尧民歌]

①康海(陕西武功人)、王九思(陕西户县人)、冯惟敏(山东临朐人)、陈大声(江苏邳县人),中国散曲研究会会长谢伯阳称他们为明代“执曲坛牛耳的人物”。

②任讷《散曲丛刊》:“(散曲)至清即已大衰。”谢伯阳、翁晓芹《清曲三百首·前言》:“清代散曲经过了清初几十年的振新,自康熙二十年以后便开始逐渐地词化、雅化,散曲作为古典诗歌中‘曲’的形式,已丧失其原先的勃勃生机,而缓慢地走向衰微了。”

 

徐耿华简传

徐耿华,1947年3月出生于陕西省周至县。1982毕业于西北大学历史系。曾为陕西省文史研究馆文史研究处处长,现任陕西省诗词学会秘书长、《陕西诗词》杂志执行主编。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散曲研究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文史研究馆研究员,曾出版史学专著《文史拾零》,主编出版《陕西历史名人传》、《史海搜奇丛书》、诗歌集《终南拾翠》、《陕西当代散曲选》等著作。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