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王金铃 正文

奥运赋

字号: 2012-05-24 16:01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1116 我要评论(1)

 

                        王金铃

                         

公元二零零八,廿九奥运在京。全球为之呼吸,亿万为之伫目,旷世无前。予壮其盛,遂作斯赋,赋曰:

夫奥运者,现代奥运之谓也。史源希腊,古今有别。始,希人为尊万神之王宙斯,于前七七六年立节以庆,约四年一举,地择奥林匹亚,曰奥林匹亚赛。每逢其典,体乐文皆备,历时十六日。胜者折桂橄榄,刻石雕影,备极崇幸。其俗绵延千载,始盛终衰,止于公元三九四年。此为古之奥运,系为希国一地之赛事也。今之奥运,始自一八九六,已历百年。先是,法人顾拜旦,倡复奥运。应者鹊起,聚首巴黎,决袭希奥之名,四载轮换,易地而行。旨宗友谊,帜挚五环,寓五洲共举之会也。于是,地不分欧、亚、非、澳,人不择黑、白、棕、黄,能者为伍,万国一擂。更添人文灌输、吉祥择物、会徽征选、圣火传递,启毕艺演,奏凯升帜,凡此呈善争荣之举,莫不登峰造极。是故,与赛者神之往之,个个思折桂如跃龙门,出手不遗余力;人人慕摘金似登麟阁,拼搏何惜剩勇?破旧标新,记录无极限之说;昨是今非,王者无常岁之冠。击心震魄,竞者吁吁,观者吆吆,天下为之倾倒,人间为之疯狂,遂成寰宇无匹之大观也。

奥运百年,其况逾巨,其势逾炽。人皆思而主之。每届轮换,申办者趋之若鹜,东游西说,莫不使尽浑身解数。廿九之会,逐鹿愈烈。决出之日,奥官齐聚俄都。亿万决眦,唯恐失报;全球屏气,只待消息。会终,萨翁一语天惊:东道有主,北京胜出!此语忽如坠雷,中华为之沸鼎,爆竹争鸣不眠之夜;世界为之颌首,贺函纷致难了之情。至是,史碑重立矣!

嗟乎!奥运之于中华,实非寻常之择:在彼为通塞衔源,弥了缺憾;在我乃厘弱厕强,夙愿终偿。想我中华,亦为世界体运之滥觞者,其情其史非迟于希之奥运。追远溯源,可佐可陈者莫不彰然于史。今之靡世之事,其巨莫过于足赛,然我蹴鞠为戏,已盛数千载。迹遍临淄,“鞠革为之,蹋之为戏”,实为足球之祖。春秋论剑,“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堪为击剑之先。汉代百戏,“乌获扛鼎”,当为举重之始。《诗经》载泳,“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游泳之举,实我为宗矣。竞舟之赛,远古已习,汉唐逾兴,“棹影翰波飞万剑,鼓声劈浪鸣千雷。”其况之壮,今人观之,亦叹弗如!若乃竞射、角力、赛马、操技之类,行世历久,皆可为始为先。奥运移擂中华,无异临源慕宗之举,补益了憾之行也。

神州之主东道,国人孰不喟古叹今?泱泱中华,万古隆荣,而近世蒙羞。清廷昏昧,丧权辱国,列强聚而瓜剖豆分,倭寇侵而鲸吞蚕食。我为鱼肉,求存尚且难保,哪得益文强体;人为刀俎,亡我唯恐不速,何能争雄一席?是以生灵涂炭,骸骨布野,百年饮恨,英灵泣血。于是,志士救亡,振臂揭竿,挽狂澜于既决,扶大厦之将倾。百折不回,赢得中华新生。想十届之赛,刘氏长春,只身与会,孑然吊影,观之悲怆。然时异景迁,廿三洛会,组军首战,浩荡之势,睹者刮目。更有许氏海峰,一枪而中首金,开元罅无,世界始呼,眠狮复醒矣!自始,届届以步以进,会会以进以前。廿八大会,囊金卅二,位列季前。终显体育强帮之雄,尽洗东亚病夫之辱。国运强盛,谋扬威之于域外,思奥运不出国门。此愿既萌,举国同应。国奥申委,奋争罔顾途舛;何公振梁,奔波不惜头白。几代戮力,百年梦圆。

雅典易旗,北京接帜,五环在握,奥运移宅。新主北京,千年古都,中华腹心,形胜天下。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南襟河岳,北枕居庸。九陌辐辏,八方咸通。吸纳五洲,进出万邦。宏广荧煌若是,何忧一会之操承也?

至乃青岛、香江,辅赛之地,佳象可陈。青岛者,胶湾之市,古属琅琊。曾经秦皇莅境寻仙,又历唐宋板桥开埠。临洋面海,实乃较帆之胜地。香江者,香港之别谓也,古粤之域,南国之户。久誉“鳌洋甘瀑”之胜,史传“红香炉港”之说。九七归国,更隆其盛。中外容融,独枝一秀。择地赛马,上乘之算也。

东道之就既位,万象始于新裁。理念立三,曰绿色,曰科技、曰人文。是故穹霄勤于打扫,引清控浊,天无尘游纤浮之翳;九衢频加收拾,布荫散爽,地有绿怯红羞之木。场馆之设,汇中融外,叹天工之错落;景观之立,博古寓今,疑人事之神移。至若人文奥运,彰文明,昭风范,言谈好客之主,举止大国之风。

会事之重,亦在定徽立标。廿九会徽,展中华之国风,现奥运之精神:中国印,汉字形,似人似京,如舞如奔,五环相配,年号相间,形活而意深也。

尔其寓物吉祥之选,福娃五抱:曰贝贝,曰晶晶,曰欢欢,曰迎迎,曰妮妮。字谐其音,“北京欢迎你”;色仿五环,红黄蓝绿黑。散福送祥,睹者悦目,五位一体,创奥运吉祥之数最矣。

更有口号主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纳天下之意愿,融北京于一会。大哉斯旨,“同一个世界”:天同圆,地同方,日同时,人同心,情同怀,行同宗,竞同规;“同一个梦想”:同此希望,同此追寻,同此期盼,同此理想,同此祝福,同此收获,同此荣耀也。百年一会,永世遗芳。大同之梦,尽圆北京奥运矣。

予铭五内,感天地之有情,叹山河之壮色,吁空而颂曰:永远的奥运!永远的北京!永远的中华!

 

 

 

                                       王金铃

                         公元二零零五年,岁次乙酉冬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