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马铭清 正文

哀鹦鹉赋

字号: 2012-05-24 15:24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5143 我要评论(1)

秋风潇潇,夜雨淫淫。余将寝未寝之时,忽闻窗外似有哀鸣之音。出外,借一缕灯光视之,乃一鹦鹉栖于窗下,淋半身于雨中,瑟瑟发抖而不停。

余怜之,辗转反侧,唏嘘不已。夜中似觉恍恍惚惚,飘飘悠悠,会鹦鹉于似醒未醒之际。
      余问之:“尔乃鹦鹉羽族,来于三株之树。隐豪门,栖华屋,不稼不穑,无忧无虑。养尊处优,人云亦云,悦主人于欢欣,何故罹遭雨淋?”
      鹦鹉曰:“先生此言差矣。人有五指而不齐,龙生九子而不同。鸟分美丑贵贱,人别仁义孝忠。吾等鹦鹉羽族,或逍遥于九天,或盘桓于茂林,或以学舌为耻,或以巧言为荣。是以先生何出养尊处优之言哉?况乃吾命多舛,少则即孤。形影寂寞,时运沉浮。蹒跚于风雨,颉颃于江湖。戴月披星,餐风饮露。遭燕雀之嘲笑,遇鸢鹰之欺辱。独惆怅于悲风,屡茫然于歧路。恶家乡之渺小,慕苍天之无垠。欲除害于园圃,期逍遥于红尘。谁料天意不公,误入迷途耳。遇美食之陷阱,失自由于铁笼。屡易其主,不知所终。徘徊于深宅,辗转于幽宫。然耻于巧言学舌,羞于谄媚邀功。为主人所厌恶,恨笼友之逢迎。观夫主人也,贤者颇鲜,恶者愈丰。其门庭若市,车水马龙。眉飞色舞,迎财神于豪宅;心惊胆战,送贵客于长亭。邀盗跖于华堂,鬼鬼祟祟;约娥眉于别墅,卿卿哝哝。抛妻弃子于不顾,认贼作父以求荣。遇上司则乞怜摇尾,点头哈腰;逢下级则横眉竖目,昂首挺胸。权操生杀,身拥牙爪;贵媲阉人忠贤,富攀金谷石崇。夫乾坤朗朗,日月明明。何以矿难频频,孤魂遍野而黑矿主竟然毫发无损?何以车祸连连,惨绝人寰而肇事者逍遥在外不入法庭?何以冤案连连,冤气冲天而受害人为辩曲直却难觅其门?呜呼,狗有展草之义,马有垂缰之情。如此种种,多不胜数,看其衣冠楚楚之辈,实不如披毛戴角之畜牲也!至若吾等南冠之客,食其嗟来之“食”,看其喜怒无常之色,何异案上脯,桌上餐,旦夕恐于不测也。呜呼,美食虽香,何能食之心平?华屋虽贵,何能居之安宁?于是厌高墙之囹圄,怀天涯之泉林。弃安逸于不屑,择遨游而长征。虽有风雨之虞,寒霜之冻,然不可夺吾之志也!故此暂栖于窗下,待时机以前行。”
      余闻此言,悲痛不已。乃作歌曰:“风兮风兮狂飙行,雨兮雨兮切莫停。摧魑魅兮溺狼虫,驱黑暗兮洗苍穹。滋千畴兮万物生,迎安泰兮现光明。哀鹦鹉兮眺南陌,悲偷生兮望云峰。”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