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李耀宗 正文

广容兼收 复合博雅

字号: 2012-05-24 14:39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4007 我要评论(0)

 

                                                     ——管窥“赋”之界说定位

 

李耀宗

 

 

提  要  …………………………………………………………………………

近年,赋坛“一窝蜂热”,阙如“赋”之科学界说,当综观源流繁衍,

明确赋乃兼诗词歌文其特其长之复合型博雅文体,高居情感丰盈、文辞丽雅、

韵律畅然、格外旷心怡神之全面卓荦境界。“赋”就是赋!毋须落套比附!

如此,庶几可免“赋”被谬解与庸为。

……………………………………………………………………………………

 

 

 

辛卯初夏,万物昌荣。赋家纷至沓来,京华论剑,侃侃誾誾,乃盛世使然,赋坛之幸,古国之幸!不才他务缠身,无缘临会。奈何?门外俗子,忝末座而书瞽言,聊补盛会于万一也。

近年,迭闻痛论辞赋多“忧”。然,赋坛或曰喜忧“同在”。喜因“热”也,热情堪嘉;忧亦“热”焉:一窝蜂“热”,戏曰“蜂热”!国人“蜂热”其病,于文、于艺、于政、于经……常见多发,年深日久矣!

当前赋坛“蜂热”,病由何多?其至要者,或推“赋”之谬解庸为!放眼学坛研究,最基本者,或“最前沿”,如人类学之“人”、文化学之“文化”,界说经年争议,英雄所见,而难铸一尊。时下“赋”体界说、运用,何其相似乃尔!未可默然任之。

 

何谓“长江”?其第一印象、特称概念,当是“从沱沱河至吴淞口”之6300公里江流,非其流域,亦非其江段,若“通天河、金沙江、扬子江”云云。“辞赋”文化长河,绵延千古,恰似长江,源远流长而蕴涵多变,非溯本察流,断难一言以蔽。

战国赵人荀卿作《赋篇》,乃“赋”称之始。屈原《离骚》,楚辞力作也。屈作因称“屈赋”。汉朝人集屈赋等作,谓“楚辞”,后因称“赋体文学”为“辞赋”。 “辞、赋”曾为两体,汉以降却以“辞赋” 统称,沿袭良久。纵如此,千百年间,“辞赋”其词,尤常习称“赋体文学”。

古今“辞赋”概念,曷止称谓变迁?更有内涵之丰富发展。

作为手法,“赋”与“古诗”、“楚辞”,均富渊源。“赋”始列《诗经》六义。《周礼·春官·大师》曰:“教六诗,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谓“直陈其事”之法。唐元稹《乐府古题序》云:“《诗》讫于周,《离骚》讫于楚”;还说,“是后,诗之流为二十四名:赋、颂、铭……曲、词、调,皆诗人六义之余,而作者之旨。”然,“余”焉、“旨”焉,仍涉手法。

作为文体,“赋”乃孕于“楚辞”之韵、散综合体,或称其“体”之雏形,讲究辞藻、对偶与用韵。上述最早“体”以名“赋”之荀况《赋篇》,今存《礼赋》、《知赋》等五篇,莫不如是。此“体”盛行汉魏六朝,时多比照“古诗”溯源。如东汉班固《两都赋》序云:“赋者,古诗之流也。”此说,实已认可“赋体”之独立地位。

作为风格,南朝梁刘勰《文心雕龙·辨骚》曰:“其文辞丽雅,为辞赋之宗。”雕龙大师明言,“骚体”之“文辞丽雅”,为“赋”所“宗”。

作为功用,唐韩愈《感二鸟赋》序云:“故为赋以自悼。” 范文澜、蔡美彪等《中国通史》第二编第二章第十节,则曰,“所谓‘写物图貌,蔚以雕画’,就是赋在文学上的作用。”

纵观古今“赋体文学”,从手法、文体、风格,以至功用,不断变迁繁衍,乃至“除旧布新”,皆绵绵一脉相承,自群而贯,如长江扼守主流之丰盈九派,一往无前。

 

达纵,尚需通横。下谈“赋”与“诗、词、歌、文”关系。

甲,“赋”与“诗”。 文体之“诗”,高度集中反映社会生活,饱和作者丰富思想感情,善驰骋想象,富节奏韵律,语言凝练、形象,一般分行排列。“辞赋”聚焦生活,叙事、状物、驰思、抒情,而爽口、悦耳、旷心、怡神等,与诗经、楚辞、汉乐府之“诗”类,如出一辙。清顾炎武《<音学五书>序》云:“下及唐代,以诗赋取士,其韵一以陆法言《切韵》为准。”彼时如此开科,足见“赋”与“诗”之渊源之深。

乙,“赋”与“词”。 文体之“词”涵多义:①古乐府诗体。唐元稹《乐府古题序》云,与赋、颂、铭、曲、调等并列,皆诗人六义之余,而作者之旨。②按谱填写、合乐歌唱诗体。孕南朝、始于唐、盛于宋。句式参差,别称“长短句”。姚华《论文后编·目录下》:“曲与词同源,词者诗之余,曲者词之余也。”③戏剧、讲唱、歌曲之语言、文字。“词”之句式活脱、长短交错、上口唱诵、入耳能详等,皆“赋”之突出特征。不独律赋,文赋亦然。宋以降,科举设“词赋科”,主考词赋。清黄遵宪《杂感》诗云:“谓开词赋科,浮华益无耻。”撇开褒贬,已见“词、赋”难解难分。

丙,“赋”与“歌”。 能唱之“诗”,曰“歌”。《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孔传:“谓诗言志以导之,歌,咏其义以长其言。”古代“诗、歌”如此分野,更谓“诗”作“歌诗”。今谓“诗歌”已嬗变,韵律仍丰,而不言唱。“赋”,尤其“律赋”,韵律交错,扣人心弦,别出“歌”之震荡活力,乃无声之“歌”。其“无声胜有声”之乐感,爽可媲词!难怪汉王褒《洞箫歌》之“若乃徐听其曲度兮,廉察其赋歌”,将“赋、歌”同语。

丁,“赋”与“文”。 此“文”泛指古散文。汉大赋盛铺叙事物,承《楚辞》形式,常用古散文手法。即便其后魏晋小赋,颇多抒情,风格清新,亦不乏散文笔触。“赋”体沿骈文、古文交替发展,渐分两支:近散称“文赋”,近骈称“骈赋”、“律赋”。要者,诸“赋”皆收古散文之活脱放达,未拘一格,豁然别添神翼,更便运思驰神。

综上,“赋”与其近邻“诗词歌文”之坐标,已呼之欲出:“赋”者,总体可谓“诗流词余歌情文形”,而具体介诸体之间、兼诸体之长、集诸体之雅、汇诸体之奇。诸体之叙述、描写、抒情、议论、说明诸法、诸长,“赋”莫不备焉!其文学丰韵,不似诗词歌文,胜似诗词歌文!

 

事物发展,皆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各拥除旧布新轨迹。“赋”亦然:从所写、怎写,内容、形式,一直交替嬗演“仰与俯、长与短、则与淫、华与实”之变之争。

汉大赋承《楚辞》“叙事”,极尽铺叙之能事。汉初散文,政论虽多,如贾谊既作《过秦论》,亦有《吊屈原赋》等“叙事”色彩之篇。

汉赋之擘司马相如,作《子虚赋》,夸耀楚国云梦巨宏、楚王打猎盛况,得汉武帝赏识、召见,旋作《上林赋》,夸耀天子上林苑以压云梦。其力作《长门赋》,仿楚辞体,写被弃长门陈皇后痛苦心情,细致深刻;其《天子游猎赋》,洋洋洒洒3200言,为汉大赋恢弘观止!

东汉班固作《两都赋》,且评诸“赋”曰:“或以抒下情而通讽喻,或以宣上德而尽忠孝”。张衡仿班赋,作《西京赋》、《东京赋》、《南都赋》,篇章不菲,内容一如班氏云:或表达民愿,起讽喻作用;或宣扬皇恩,而劝人忠孝。

一些汉赋力陈宫殿堂皇、园林绝美,罗列山水秀色及珍禽异兽,铺排扬厉,夸饰为尚,辞藻富赡,僻字连篇,佶屈聱牙,呆板苦涩,让人难以动容,或难卒读。它们“劝百而讽一”,正不压反,遗憾殊多。

东汉末,赵壹俯察民情,作《穷鸟赋》自比受害之鸟,申谢友人搭救。其《刺世疾邪赋》,直斥封建时弊,述发黔首心声。蔡邕《笔赋》述区区毛笔之选料、制作①,简明如其《述行赋》之“述”。他们力行精简铺叙,勇弃汉大赋堆砌板重之弊,别开六朝小赋一代新风。

总体讲,汉赋行行且止,摇曳而前,艺术褒贬参半。西汉扬雄早年仿司马相如,作《长杨赋》、《甘泉赋》,时与之齐名。他作《法言·吾子》早如是云:“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从“丽以则”(文辞优美,且意义严正)与“丽以淫”(徒有外表华丽)两面,略予正反总结。

汉赋之“大”,波及西晋。左思秉承汉大赋衣钵,更作《三都赋》(魏、吴、蜀都赋),特别《吴》《魏》两赋,篇章之宏远超司马!因以引发“洛阳纸贵”,堪称“大赋”之最。物极必反。“大赋”盛极而衰。从六朝到唐宋,“赋”由“大”而“小”,长足发展,脱颖而出一些短赋,惜别抒怀,状物写景,缠绵悱恻,风光佳丽,虽意义稍逊,却简洁、清新,纷呈“小赋”一派生意。

其间,“赋”作理论起而活跃,相辅而行。晋陆机作《文赋》曰,“理扶质以立干,文垂条而结繁”,主张理顺内容、形式主从关系;且强调创作“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登想象之峰。南朝梁刘勰著《文心雕龙·辨骚》云,“然其文辞丽雅,为辞赋之宗。”在《文心雕龙·才略》曰,“琳瑀以符檄擅声,徐干以赋论标美”,则推崇“赋论”之崇高地位。

赋体不断除旧布新,于唐宋广结硕果。唐人杜牧《阿房宫赋》誉称“诗人之赋”,情、义兼丰,文辞雅丽,想象丰富,夸张而不淫靡,议论而不干枯,酷似短诗之脍炙人口,令人动容而长思。宋人苏轼《前赤壁赋》,宛如优美动人之散文诗,以区区537言,立面刻绘自然、人文,情景交融,大气磅礴,别出“赋”艺之新高。古云“韩(愈)潮苏(轼)海”,谓韩文如潮之奔放,苏文似海之浩阔。此《赋》足窥苏文之“赋海”胸怀。

从六朝至唐宋,堪称“赋”之发展成熟、高峰期,所谓“仰俯、长短、则淫、华实”之争之变,大体趋稳、定型。明清以降,似无更大变迁。

 

“个性”者,事物“个体”独专之“性”,本体、本源之“性”。它是万物灵魂与生命,最低水准与最高价值。严格讲,“个性”之于事物,有则存,无则亡——纵名存亦实亡。

一般事物如是,“性情”弥漫之“赋”文学尤然:无论赋体、赋作、赋客、赋声,皆以其鲜明“个性”而扬于世、存于史。古曰“人以文存”,不才更谓“文以‘性’存”!作为文体之“赋”,自当拥有其卓然独立之“个性”,界说旁无他贷。换言之:“赋”就是赋!她非诗、非词、非歌、非文,毋庸落套比附!所谓“赋者,古诗之流”,只借言其“源”,而非“界说”其“位”。

那么,当如何给“赋”以界说定位呢?鄙“说”如:

 “赋”,是蕴兼诗词歌文其特其长之复合型博雅文体。她高居情感丰盈、文辞丽雅、韵律畅然、格外旷心怡神之全面卓荦境界。她体裁独自,而“体”内分支:就铺叙巨细,分“大、小赋”;就辞章韵律,分“文赋”与“骈、律赋”。论广义“诗文”,赋偏“文”属;免纵“偏”而谓“辞赋”。夫“辞赋”云云,自古而就,今因袭之。

“赋”者,时势之胜,骚墨之峰,盖出上“说”之“复合、博雅”:千百年间,“赋”广容“体裁”之“形”,而凝集“复合”之体;在“复合”诸“形”中,兼收诸体之“蕴”,而聚焦诸“蕴”之“雅”,终汇诸体之华,自“博”洎“雅”。故此,“赋”者,“博雅”就之也。阳春白雪,类非等闲!

只可叹,古今问世赋作殊丰,而传世精赋颇寡。因何?未悉其当为、难为,而趋“蜂热”勉为、庸为也!

及此,吾辈当如何观、作、评“赋”,已非在话下。

 

(2011年4月30日,于李下斋)

 

————————————

①《笔赋》之云“惟其翰之所生,于季冬之狡兔。性精亟以剽悍,体遄迅以骋步。削文竹以为管,加漆丝之缠束,形调博以直端,染玄墨以定色……”,可窥精简铺叙之斑。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