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黄彦 正文

题赠吴阶平

字号: 2012-05-24 14:14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3487 我要评论(0)

 

 

吴门千载奇杰,医界百胜泰斗;

阶升华夏广厦,平步世纪青云。

 

吴阶平乃是一生光辉、誉满海内外、颇饶拓展创造的神奇人物。1917年1月生,江苏常州人。1952年加入九三学社。1956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北平协和医学院毕业,医学博士。医学家、医学教育家、泌尿外科专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九三学社第九、十届中央委员会主席。1993年3月—1998年3月任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从1968年开始,曾担任中央多位高级领导人的医疗小组组长。60年代,受周总理的委托,曾先后11次为5个国家元首进行治疗。仅为印尼总统苏加诺就治疗过5次。为此,1965年1月被苏加诺总统授予“伟大公民”二级勋章。曾先后7次获得全国性的科学技术奖。并两度获得巴黎红宝石荣誉奖章和最高荣誉奖章,又获比利时皇家医学科学院荣誉勋章,世界卫生组织金质奖章,被授予香港外科医学院荣誉院士、英国爱丁堡皇家外科医师学院荣誉院士称号。

这副嵌名题赠联从字义上看甚为明晰清畅,实则品位意境高远。上联之“千载奇杰”指吴非止称雄当代,即从千载医学史上也堪称翘楚,有他崇高的地位。仅那21卷医学论著及《吴阶平文集》均属医学经典、瑰宝。“百胜泰斗”亦不过誉,他之一生岂止百胜,更在为党政领袖、国家元首的医疗、保健之功,是无可以量数计者。下联“阶升华夏广厦”实指他使悠久博大的中华医学登堂入室,升入人类医学之圣殿。“平步世纪青云”更谓吴阶平所创造的实是时代之硕果,世纪之福音!平平实实的二十四字之联,全无绮彩丽藻,却若长天卿云紫气劲显出宏深豪旷的大器神韵!

吴阶平人品之高洁、心地之慈善,更获普遍称颂。同他一起总感到是在同一个和霭可亲的长者谈心,而不是在向国家领导人或医学权威请示求教。无论诚聘他作顾问或请他题写书名,他总是微笑倾听,慨然应允。当年同他交往时已年过八旬,依然让你感到他很年青。我心中总在默默祈愿:像他这样德高望重者,必然既是大福星,也是大寿星!

 

题赠敢峰

 

涉险意谓敢,登高我为峰,熔道德文章书法之纯青炉火;

妙奥偏蕴玄,肇造方有初,揽教育人才数学之旖旎风光。

 

我与敢峰可谓“未见钟情”——谋面前即心仪已久。还是1975年初冬为写黄河河套总排干的报告文学集,从巴盟请来六位业余作者中,五位男士都姓李,唯一一位女孩叫方小翔是首次见面。她时年十九,还未长大。穿一件军大衣,一眼便知是内蒙兵团的北京知青,通常称曰“土八路”。几人正玩扑克。当我问知小方来自景山中学,我立即关切地问及该校校长:“那个敢峰怎么样了?”她说:“没事了,早解放了。”我则深表敬意地说:“他写的《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可影响了整个一代人呀!在《红旗》杂志上发表的‘教学小品’也很有见地,实在是奇才!”洗牌间一作者问:“小方,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她答道:“就是!”我尚未省过来,问者即惊讶道:“你爸爸就是敢峰呀!”,她再答:“就是。”我既惊又喜,立即说:“好在我刚才没有说他的坏话!”她说:“说坏话也没有关系!”就是这般从此同此一家结缘,而今已三十四年矣!此间多经沧桑之变,惟交谊日笃益挚。她弟弟方鸣已由一少不更事的少年成长为国内奇思卓荦的青年出版家。我同方小翔也经十三年的多变之秋竟先后调到新华总社,作为正副主编同编一本杂志。我曾屡到她们家作客度过许多美妙时光,又曾在火车上给敢峰一家写过一封全讲他家奇闻趣事、纯开玩笑、极尽雅谑幽默、夸张谐讽之能事的万余字之长信,他亦反唇相讥回敬过我一长信,彼此阅信都捧腹大笑不止!原新华社一青年新闻工作者写了一部出国访问杂记,托我请他写序言。而此际,这位著者已调中央成为领导核心政要。他觉得此人现在地位远比自己高,为他写序,恐不相适;而此人则云:“哪有这种说法?我们永远是朋友!”序言照用,遂成为一桩佳话。当我再聘敢峰当《中华辞赋》顾问时,遂如数家珍般将他一生大要列传。“敢峰  1929年生,本名方玄初。理论家、教育家、数学家。所写《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发行达数百万册,曾影响了一代青年。曾任全国性人才学等组织要职和北京社科院院长。还出版了四色定理等多部数学著作。传记《人比天高》记述了他不平凡的一生。”此副题赠联除巧嵌妙咏敢峰、方玄初两名五字外,上下联各颂他三方面的艺术丰彩和三方面的科学成果。其实,他还是一个颇饶真性情的诗人!最近将他们历年所赠我的七帧“老照片”复制放大寄还他们,多数他们已经没有了,都甚感惊喜!此非奇逢奇缘乎?

 

 

怀公刘

 

奋争一生,蹉跎半生,耿介终生,餐霜淬剑精铸上品情采凛风骨;

山西寻公,京华晤公,淮南奠公,捧著抚照长念巍峨山高大诗人!

 

“公刘一去不复返,长望南国思悠悠。”这是在京送公刘回安徽,后知他恐再难返京时心中默念的剥古诗句。这更使我想起在较长的岁月里,我们内蒙数友已寻找公刘多年,后探知他在山西,具体所在不详。粉碎四人帮之初,他虽未平反,总算找到下落,遂向他索诗,在内蒙报刊以假名发表。后来我同潘有山、薛景泽共编全国唯一之《诗选刊》,此时全国之右派早已平反,我们遂恭聘包括公刘在内的诸位大诗人任顾问。与公刘书信往来频繁。至我1988年返京,公刘每度莅京,我都将他接住新华社,吃、住、机票全由我安排。此期间应是公刘诗魂复活之期,他在四届文代会上,与艾青等均以高票入选全国作协理事,心情舒泰,创作进入新的高峰。他还创建了安徽文学院,亲任院长。

公刘1927年生于南昌,原名刘仁勇,又名刘耿直。十一、二岁时即开始发表文、诗。1949年参军,1955年调入总政创作室。1957年前出版《边地短歌》等八种。1979年平反。诗集《仙人掌》获全国第一届新诗集一等奖。除诗歌,还写散文、小说,尤其自幼至老所写之杂文,颇有锋芒和特色。他的作品大量译成多种文字出版。

这副怀旧忆往之联,上联概其一生。奋争自不必说。蹉跎实指他在山西乃在工地服劳役,整整二十一载,苦不堪言。然公刘为诗为人均极有骨气,至死不渝,实乃迎着风刀霜剑而行,既铸就了他的铮铮骨气,也铸就他的耿耿文气,老而弥贞,殊为可贵。此时的诗风也发生较大变化。早期之诗,乐观而热烈,此时之诗沉郁而富哲理,风骨凛然而多忧患之思。下联尤在最后之“淮南奠公”四字。北京一别令我最关切的是两事:一是他的婚事,虽经众友多方努力,终未寻得知心之侣,未能再续。好在女儿刘纯翠至为体贴,父女相依为命。后来信称已结婚,使我大为释怀。二是他的身体,花甲之后,体质渐弱,后来竟不能亲笔回信,而由女儿代笔。最后当小刘之信传来噩耗,我悲不自胜,捧着他亲笔签名题赠我的厚厚的集他一生诗歌大成之《公刘诗选》,举着照片,站到我们曾一起合影的九层楼的南阳台上,于暮色苍茫中,面向南国眺望,沉痛祭悼忆念这位兄长兼师长的巍峨山高大诗人!

 

题赠魏明伦

 

委身于鬼,鬼嗜戏神,心昭日月,高神一等;

矢志为人,人好屠龙,美仑汪洋,盖龙三分。

 

一提魏明伦其人,真是欲说难尽。我对魏氏,是先慕其才而后识其人的。一个小学未曾毕业者,竟连续以九部大戏在全国夺得大奖,引起巨大轰动,实是古今戏剧史上的仅见者。多篇杂文,集为《巴山鬼话》出版,书市畅销,一版再版。再涉辞赋领域,写了骈体碑文六七十篇,各地广为立碑,并被誉为“魏碑”。海内外出版其各类作品达二十五种之多。魏在四川剧协未任职,然竞多届任全国剧协副主席,多届全国政协委员。被誉为“巴蜀鬼才”,访台会李敖时,台湾报称“大陆鬼才会见台湾鬼才”,我组他之传记乃纳入“天下奇才”之系列,他到底当谓何才?上纪九十年代文坛巨擘马识途称:“他不是鬼才,他至少是一个奇才,正在向天才的戏剧作家的路上走去。”而今又过近二十载,魏明伦正在奋力笔耕,精心结撰多篇新式骈赋,《岳阳楼新景区记》诸篇已镌刻于岳阳楼等著名景点。并任中国碑赋工程院副院长,《中华辞赋》顾问。笔力更臻劲迈、豪旷、隽奥;真是说不尽的魏明伦啊!

    这副题赠魏氏之联,写于多年前我为魏氏《奇赋与新碑》专集写三万余字序文之际,是一副嵌名联。即将姓名拆为“委”“鬼”“日”“月”“人”“仑”六字,又合而升华其意,从鬼而论神,人而及龙,字意幽默浅近,蕴义狂放雄深。原在联后注曰:“魏为声名卓著之鬼才,其姓恰为‘委鬼’,联隐‘魏明伦’三字。而魏之为文是好将某些历来被尊崇者从神坛拉向人间。其剧《夕阳祁山》即对诸葛亮作如是之评。郭沫若题蒲松龄故居联有‘写狐写妖,高人一等’之句(附:乔羽写电视连续剧《聊斋》主题歌词亦有‘妖魔鬼怪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之卓见),故借而化之。魏氏自幼矢志屠龙,并屡自谓‘小魏终非池中之物也’,乃有下联喻龙之评。也许誉之稍狂。然此系写联,非人事局、组织部之鉴定,只好任之。”联意已明无须赘言。只是此度之析文,将下联之“美仑湖海”,改为“美仑汪洋”。“仑”本高大、众多、华美之意,此处亦可作动词用,乃“恣肆汪洋”如龙腾游也。最后之“高神一等”“盖龙三分”八字,笔者写时,还颇有某种得意之感;无论写得何般狂肆、放旷,都当以切中肯綮、剀切为要;不知读者诸公以为何如?

 

哭小钰

 

多少回草原晨炊,多少回黄河夜话,多少回围炉听琴,多少回把盏论诗,最销魂两家六人共饮第三碗奶酒;

曾寄望榻前问疾,曾寄望南雁传书,曾寄望京华欢聚,曾寄望妙方回天,都落得众友群生长待再一世相逢!

 

提笔写此解析,再读原联,仍禁不住潸然泪下。小钰离开我们已经16年了, 55岁英年早逝,殊为可叹。早在北大学生时代,她即以发表极饶新锐品格的两部作品引起外界瞩目。毕业时与同系爱侣汪浙成志愿支边到内蒙,很快在文坛崭露头角。夫妇二人合著之《土壤》《苦夏》连获全国第一、二届中篇小说奖。全国四届文代会上,她被选为第四届中国作协理事,是那批为数不多、颇引文界注目的年轻女作家之一。我们两家(小钰、大汪同女儿汪泉,我、梁彬同女儿彦艳)每个春节必在两家分别聚饮两次。我为他们二人出版了《第三碗奶酒》,小钰曾为梁彬艳写过诗评。我们四人曾分别多度相伴同游参会。然平日各自均极忙也很少相见;而一偶然碰到即可站在街边谈上数小时。八十年代,她调回家乡浙江顷被委以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兼党委书记三大重任,并被选为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

恰当风华正茂,一切都如日中天之际,她不幸恶疾缠身了,患了梅尔尼斯症。她在给我的来信中说:“黄彦,我自调回浙江,一切都很遂意,唯觉身体不适,疾病缠身。”(有两信是在医院写的)而且此病迄无治根之方。她来京开人大会议,我便到浙江驻京办事处看她。她同室浙江代表常沙娜扶她下到会客厅。她一见我即高兴喊道:“黄彦,我们好久都没见了,拥抱一下。” 唯一不幸中之大幸是大汪对小钰的照顾。大汪多年对不能自理的小钰总是抱上抱下,数千个日夜如一日。竟因此使健壮高大的大汪导致腰肌劳损、腰间盘突出。大汪有言:能悉心照顾小钰是上天赐予他的缘分。此事足可写成厚厚的书,足可感天动地。最后我从新华社送他们返浙时,竟是与她的诀别。此间我曾三度听到小钰已辞世之说(含报刊)。前两度都是讹传,然第三回却是真的了。我闻讯当即顿足大呼:“小钰!不管瘫痪何重,哪怕成了植物人,只要活着就好!你怎能去死呢!”我当即写下“哭小钰”三字,拟写文以悼。后来众友出版小钰回忆录时我适不在,未能赶上。后即写了此联。前年在杭州参加一次聚会,将此联交汪浙成;两人谈起往事,仍是相对感叹唏嘘。现将此联及合影一并发表,以志永远怀念!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