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龚克昌 正文

努力创造适合新时代的赋体

字号: 2012-05-23 13:13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5667 我要评论(0)

龚克昌:首先我代表赋协会对峰会表示祝贺!我虽然比马老先生年轻几岁,但是也将近八十多岁了,我研究辞赋,今天算起来已经有52年了,我是1959年考上咱们国家首届研究生,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研究辞赋,为什么当时研究辞赋呢?当时在国内出了一本书,这本书里面把辞赋披露的一塌糊涂,我考研究生时候跟现在不一样,宋到明清是一段,先秦到宋是一段,我把这本书里面唐以前的内容背下来了,用一个多月时间背,印象很深的是对赋批的一塌糊涂,我当时内心也不是感觉批错了,但是有点怀疑,我想自己看看到底赋是什么东西,有一个老师当时告诉我搞赋是有风险的,我当时出身很好,我是黑五类,最多是认识错误,不是立场问题,当时就选了辞赋,然后开始搞,我感觉辞赋根本不像别人讲的内容,有很多值得肯定的地方,我不具体讲了,好比说华丽的词藻等等。在辞赋里,文学的特点已经充分表现了,华丽就不是文学了,中国浪漫主义是夸大的,但是辞赋里面充分表现浪漫主义,虚构。还有歌功颂德,汉代就应该歌颂,汉武帝时候把中国搞成世界上最伟大、最强健的国家,这么伟大的国家怎么不值得歌颂呢。抄家的时候我把这方面的书烧掉了,到1977年又重新再搞起来,经过文化大革命变得比较狡猾一点,1981年发表了解放以后大陆中头一篇评定汉赋的文章,美国鬼子看到我这个书以后主动提出让我去他们那讲学,我说这个事的目的是想告诉年轻人搞什么事情不要跟风。

    今天来这了开这个会我很高兴,因为还有别的事,我今天下午就要走,大家我觉得这个会开的非常好,在我的心目中,我觉得有的辞赋夸张的太厉害,我对中华辞赋非常信任,为什么呢?我知道中华辞赋几位领导人、主任、社长、主编过去都是新闻机构的主笔人,他们的原则性很强,绝对不会乱来,所以,我相当相信这些人。

    我介绍一下赋学会,1990年开首届赋学会,当时是民办的赋学会,所有钱都是我一个人到处求助来的,当时山大说开会可以,我给你2000元,为了开个会我花了将近一年半时间筹款,我们的钱来的太不容易了,当时说是民办的奥运会,因为当时北京在开亚运会,给我很高的评价。辞赋研究界现在碰到一些困难,说实在话,年轻人喜欢写文章,说老实话,写文章比较容易,当然要有创造性观点很不容易,现在很多文章参考来参考去,出来就是一篇文章,一些资料性工作没人做,再一个是注解,我现在已经下决心要搞注解,三国赋做好了,两汉赋仅仅花十年时间,有空就搞,一条注解需要花很长时间,年轻人不可能这么做,年纪大的人能够禁得住寂寞,在全国我们首次给两汉做注解,一共130多万字。三国赋注解已经做完了,出版社在催,让我赶快往上交,最近就会把清样看完,我这辈子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赋应该采取什么形式?两汉时候叫古赋,个别比较有基础的人写古赋,古赋里一些词句非常难读,非常麻烦,下面是开赋,本来一句话可以说完,长一点两句。还有唐宋立赋,主要应付考试,宋当有文赋,像苏东坡写的文赋最好,但是比较少。我看的也不少,现在大家写的赋里什么体例的都有,个别人写汉大赋,还有个别人写立赋,在我心目中,我们现在是新时代,应该创造一个新的赋体,刚才社长也谈到这个问题了,以新的辞赋体来适应新社会的需要,不能用过去的拿来主义,应该改进。胡适“五四”运动时候写了文章,用白话写的,没有什么诗的味道,我在一篇文章里也提到这点,跟用白话说话一样。我倾向毛主席所说,新诗和白话诗应该结合在一起,不要用两汉的古赋,应该创作适合我们新时代的赋体,我比较倾向于文赋,我比较倾向在这个基础上创造一个新的赋体,新时代应该有新的赋体。

    另外,我对年轻人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大家应该多读一点书,多下点功夫,古代的赋家学问都非常好,写作态度是非常非常认真的,杨雄是一个大家,他写赋的过程很艰苦,他写做梦时候场子都流出来了,用手推出去,差一点丧命,写赋非常艰苦。司马相如写赋的时候非常艰苦,一篇赋写好几百天,有一个同志告诉我他一天可以写五篇,现在已经写五百篇了,古代传承下来的好赋就那么几篇,你写那么多干吗。张衡写一篇赋写了十年。年轻赋家应该多读点书,再一个下决心好好进行修改、推敲,明代很多人都说了不是大社会家不能写赋,年轻人应该多读书。

以上是我的简单发言,谢谢大家!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