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诗赋家专栏 陈逸卿 正文

秋桐寒影雨中深——陈逸卿自赋并序

字号: 2012-05-23 12:48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7105 我要评论(1)

余年来鬓影寒灯,为赋卒成百篇矣。日月星辰,山川花树,人物虫鱼。凡有所寄兴感发者,尽在笔端也。盖余所为者,非绳墨于铺张扬厉之汉赋骈文也。其状物抒情以意适之,亦足见吾心哉。且沥血而为文,呕心以载道,时有廿载而略无倦色焉。然百赋曷足以见吾志,千文亦未足以 托我心?故自为愚笔者略赋其平生焉。盖其褒贬夸饰与情俯仰,此亦未失于古者立诚之旨论哉。

 卿少小闾里,身出寒门。矮屋茅影,庭柳户荫。稚眼先识桑柘,童音每唤鸡豚。新泥乳燕,青草羊群。风凉葛衫,挥汗雨乎南亩;枣红短墙,呼女伴于西邻。漠漠夕阳,炊烟几缕?寂寂孤村,明月一轮。

若夫童蒙于家母,慧性早识色丝。被先祖之丽泽,萌文心之韵初。春风犁雨,笔花邀入清梦;锦心秀口,诗赋吟诵庭除。于是小家碧玉,得幻才姝。在庭之幽兰,在山之雪玉,在野之霜菊,在水之芙蕖。清容以韵胜,丽质以韵出。冰文清鉴霜雪,明眸朗照秋湖。于是月开瑶镜,情琢瑾瑜。怀精鉴而映物,酿芳醪以待沽。

至如情沃桃李,雨耕杏坛。笔灰而染衣,霜华以欺鬓。园圃耨深,星宿披残。若乃商潮叠涌,自寂寞以清寒。道孤行以驱文路,心静怡而绝苇编。横舟学海,沥血书山。慕《老庄》之诡谲,钦《孟子》之恣肆。仰太史公之恢弘,羡苏子瞻之博妍。文宗韩柳,诗法宋唐。更情怀雅调,意效才媛。于是云间驿路,笔底惊澜。骋秋风乎紫塞,憩步辇于幽燕。目高山兮巍巍,听流水兮潺潺。

若乃三谒阙里,仰止高山。洗红尘于洙泗,聆圣教乎杏坛。宫墙万仞,步云梯以登攀;泰岱千重,坐海日而遐观。道得朝闻,夕死而何恨?知后学而可进,法前贤以立言。慕雅乐之高迥,羡藻采之清妍。八音协畅,五色相宣。韵敲切响,境造孤寒。达辞见美,系夙志于芳笺;穷神体妙,调锦瑟乎鸣弦。

于是情兼雅怨,得遇知音。阳春数曲,散琴尊于丘壑;白云万里,奏雅乐乎芳林。西秦以访古,东岳以登临。佳句而同赏,诗律以共论。镂玉雕琼,拟化工而逥巧;裁花剪叶,夺春艳以争新。是以三薰三沐,致寸翰以通神。夫文有雅俗,笔有要津。悲天以得象,载道而邀尊。悯人以惠礼,崇仁而博闻。至如别自为调,欲千秋以留存;群情以鼓铸,冀万类为解人。

嗟夫,余一介女子,好古以寄平生。引千古为知己,轻浮世之利名。文钟雅调,意鄙郑声。忧西风之渐浸,欣国故之将兴。仰止乎周孔,问礼于鲁庭。效南山之玄豹,雾雨乎林中。成华章以精尽,老俊骨而气盈。留山河之丽影,披夕霞之晚虹。

其辞曰:

十载寒灯鬓已秋,挂帆学海独行舟。

孤心尝抱江郎恨,郁气每登王粲楼。

未敢虚言怀结绿,但期倚马识荆州。

它年献赋聊能遇,夸去龙池凤阁头。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