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会员风采 郭文元 正文

战友赋

字号: 2012-05-14 22:49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6543 我要评论(0)

——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六十周年而作

郭文元

同洗礼于朝战,久分手于凯旋。写战史而邀会,重相聚于太原。当相见已陌生,互端详而疑惑;忽辨出而惊叫,急拥抱而情欢。话别后之景况,共感叹已苍老。忆当年之跨江,正英姿而年少。慷慨献身而赴战,至高无尚之情操。战强虏之英勇,如怒扫之狂飙。属个人之名利,早已抛之九霄。保家国而援朝,纵牺牲也自豪。拉锯战之宿野,食炒面而不饱;松枝堆而权做屋,厚雪被而御风嚎。战友共历千般苦,相依同卧一战壕。冒纷飞之弹火,闯生死之险关。泯废墟之岁月,铭悲壮于心间。晚年常入梦,惊醒泪湿衫。

战友情兮永牵怀,情之深兮胜手足。战狂敌兮互掩援,负重伤兮互救助。临终有遗言,亦向战友诉。一人倒下,万人悲怒。逝以血肉躯,铸成钢铁路。强敌骄嚣,空中绞杀;飞机千架,滥炸狂轰。夸海口十个月,投炸弹二十万;将铁路站桥全炸平,使北朝火车绝通行。反绞杀之伟绩,让世人而震惊。敌机俯冲扫射,轮番投弹。铁路要区,弹坑布满。方圆十里,废墟一片。平原村镇,无一幸存。人烟绝迹,鸟兽惊魂。突然袭击,休想远避。新炸弹坑,权做掩体。一旦躲错,险象紧逼。弹爆人吹飞,身埋土成堆。敌机刚遁去,抢修哨声催。硝烟熏黑脸,冬衣炸露棉,相视只一笑,战友无惧颜。更有惊险之事,连队传为美谈。钻地下之弹爆,崩冻土而腾天。坐土块之战士,落地后竟生还。众戏称“土飞机”,“谁欲坐不需钱”。英雄们,誓死保卫军运,为国竭尽忠心。生死置之度外,含笑面对死神。

定时弹之拆卸,慑魂魄之极险。何时炸而难断,惕死神之突现。惟英雄之郭金升,大智勇而创奇功。全军赞其美名,“定时弹之克星”。试卸弹而破奥秘,拆引信而鬼神惊。夺命体之计时响,决生死而分秒争。连除凶煞兮六百颗,保得军列兮正常行。主席接见兮举杯敬,金升感戴兮热泪盈。谦逊饮下兮这杯酒,心似飞鹏兮志凌空。归队吹起新号角,全军排弹掀高潮。教高徒千余位,皆堪称真英豪。传经验很简要,“不怕死”第一条。临危境而骁勇,遇疑难而智高。除弹绩已辉煌,兼供应以铁药。入地弹难逃脱,钻曲洞争先卸。投下一批,马上除绝。战士立功,惟盼弹多。可叹“高科技”,又能奈我何!

战争残酷,复加天灾肆虐;冬季奇冷,冰封大江增寒。冰厚石顽,凿窟潜水除患;北风烟雪,湿衣贴身冻坚。何来潜水服,只穿一身单。猛喝两口酒,便往江底钻。一人难挺,大家轮班。水下挖弹,百人拉牵。排除隐祸,大桥安焉。春斗流冰,勇上冰山。山动裂缝,人滑下即殒命;炮崩冰溃,桥保通胜战争。夏秋季洪水灾,风狂浪恶;北朝鲜四十载,洪破标峰。暴雨连日,水漫江横。桥涵冲垮,路轨悬空。停供生活,阻挠军运;无惧敌机,灾困英雄。有首战士诗,真实记此情:“阴湿洞中睡,稻草当褥被。泥水洗把脸,越洗脸越黑。衣脏无衣换,虱多排成队。啃吃粗面团,咸芥轮流舔。日久夜盲眼,日落看不见。上工牵手走,滚崖算奉献。锹镐无准头,抢修不下线”。洪期终于过去,战士满面笑颜。施工立创新高,保通不误正点;生活得以改善,战歌声声震天。

颂战友之诸葛,定桥头之三策。敌机轰炸而中计,车断正桥而照过。青川江八百里,筑便桥六七座。便桥隐于水下,车轮旋于碧波。明修正桥诱敌机,暗建便桥渡火车。路基抢修之法,高速更绝;冬季冻土如石,弹坑难填。采用“木垛搭桥”,预先做好;弹坑截断路面,立码复原。木比土坚,无需夯实;一经铺好,车过安然。弹坑相连,长桥无边。抢救军列,奇迹万千。土填弹坑,时间短而松软;军车急过,车轮陷而体偏。战友扛枕,车驰“铁肩”。万斤重载压下,两腿深陷土间。军车被袭燃烧,弹药猛烈爆炸;烈火熊熊喷射,飞弹嗖嗖横穿。为救未爆车辆,舍生忘死闯关。须发燎焦,军服起火;雪里滚灭,又冲向前。军列穿越隧道,敌机已经临空,鸣枪报警无济,出洞定遭弹轰。巡守两位战士,危急而生智勇;滚陡崖而至隧道,正拦车于洞口中。满装弹药之军列,濒临绝处而逢生。

创辉煌之战绩,逞战友之威武。狂轰炸路恒通,支前车驰飞速。硬压倒敌气焰,夺胜利军威树。多少亲密战友,建树克敌伟勋。救军列而宁捐躯,惊天地而泣鬼神。骨葬友邦土,灵卫祖国门。痛彻五内兮,敬仰情深。若无献身之英雄,焉有后世之安宁;国耻百年之教训,岂容恶魔之侵沦。英雄垂青史,碧血壮国魂。若乃举国同此志,何畏鬼蜮生侵心。

战争幸存者,吾侪将何如?继烈士之遗志,惟强国为正途。朝战绩之光耀,其经验乃国琛。虽火力靠科技,但决胜犹在人。烈士体虽已殉国,其精神昂然永存。重弘扬而能光大,倡凝聚而成国魂。我等已进伏枥暮岁,尚存爱国壮心。夙志恒怀兮烽火忧,愿修战史兮鉴千秋。残生命笔兮争朝夕,何惧镜中兮映白头。苦耕耘方两年,三战友已辞世。极悲痛而感伤,写史心则愈炽。祭战友之悼辞曰:

逝者著未竟,战友双手擎。相继酬壮志,耄耋献余生。苦耕笔耗血,字字凝赤诚。同庆出版日,洒酒祭英灵。人生虽苦短,文留万古情。

 

 

注:①、空中绞杀,指1951年8月下旬至1952年6月下旬,对北朝鲜千里铁路运输线进行的“空中绞杀战”。其轰炸密度在当时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最高纪录。美国空军司令不得不承认,我们在反绞杀战中所取得的惊人胜利,“是世界上最顽强的铁路修筑者”。②、利用清川江涨落潮的规律,将桥修在水下,白天看不见,夜晚露出水面。③、战士崔喜山,在运载坦克的列车有脱轨被炸危险的紧急关头,扛起一根枕木,将一端插进钢轨接头下面,将两根钢轨垫平,枕木的另一端担在自己的肩膀上,两腿叉开,用尽全身力气挺住。列车安全通过后,由于肩上的压力太重,两条小腿的一半已被压入泥土中。④、两位战士,即功臣杨宗民和苏有卿。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