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会员风采 穆春雨 正文

茅荆坝赋

字号: 2012-05-14 18:40 来源:中华辞赋网 点击:5109 我要评论(0)

穆春雨

丙戌晚秋,重阳初度;天气晴和,阳光烂漫;山川旷野,丰盈祥和;唯阴山逶迤,腾蛟起凤;武烈河水,一路欢歌;轻车北上,百干农家。绽开桃花,笑语频频,充盈耳畔,欢愉之情,都付于碧水青天。旋即牌坊耸立,茅荆坝森林公园,映入眼帘,高朋新友,顿露童心,弃车安步,、沿溪谷而上,来亲近母亲武烈河之源,亲近七老图山。吾辈虽无阎公厚望,亦无陋室之雅贤,然不乏赤子之心,热爱山林之诚,况古今无比,一言一笑,都付于清风流水,高吟胜手,诗仙诗史,都归于自然。余有幸同何理、兰松、九江、建华、晓雷等诗文契友,登临赏秋,畅叙今古,诗兄何理,命我作拙文以记。当下心情惶恐,然兄命难违,诸友盛情难却,只得不顾疏浅,献丑人前,倾真情描述矣——

纵览秋色,或金黄,或红火,时而山鸡鸣歌,叶落峡谷,秋水长天,别有一番秋天念想。茅荆坝蓊郁林深,苍茫中不失隽秀,虽说不具备紫电青霜,光射斗牛之灵光,亦无高阁名楼,文人雅士为其吟哦作赋,然品读尘封的历史,人们就会觉察到她的博大。

信步登临,石阶三干有三,真是三步一奇,五步一景,堪称绝好。将军崖横刀纵马,一派木兰秋猕大将军之威,情人崖相拥相偎,叙述有情人终成姻眷的情愫,让人为之慨叹。又见云杉松老,岁在五百,傲视天下,陡增山川灵气,又有子风流挂牌之典。发人奇想,回环四顾,白桦如发,蓬松有致,在秋光梳理之下,犹如美人长发,飘柔潇洒,频添秋韵,倏然枫林坡上,羞却二月春花,谁人不留连忘返,遥想李杜若见此景,定吟出绝唱千古。茅荆坝山林秋光,斑斓飞彩,妩媚动人,就犹如古代美女藏匿深闺,未经世见人。纯朴酣畅,风韵别具,非名山可比。

不才半个书生,探问母亲武烈河源,但见峡谷幽深,清流如注,叮叮咚咚,一路铃音,引得山川相和,九曲十环,水经作注,叙述历史久远,渤海扬波,气概如虹,你纤柔臂膀,挽住燕山,唱出今世崭新。秋光丽日,山雀起舞,翅羽拨云,叙不尽北国苍凉,雁阵高鸣,道不完离别之苦。想人世沧桑,轮回九转,不管你官位多高,不论财源多厚,到头来都化作故事,于晨钟暮鼓声中,仅有一番唠叨而己。唯山林之木,迎春而绿,遇秋而黄,周而复始,不知百亿周天而终。那么何必为名利而忘手足之情,为名利不惜骨肉之亲,孰不知到头来,终也是气化轻风,骨做泥土,仅此而已,看破者其乐融融,执迷者自食其苦。此人世常理,谁人不知,哪家不晓,何必唠叨。

余登临寻访,众友相聚,一觞一咏,调侃成趣,唤真爱山林之心,谓之日福祉仅享,草成拙句以记。

秋情秋水秋不尽,秋山秋林秋色兰,

可堪风雨秋梦续,拙笔拙文歌秋山,

武烈河源寻芳日,茅荆坝上紫燕旋,

斗酒诗文谋三百,颠狂自恃做诗仙。

 

花果山庄赋

庚寅三月,谷雨新致。理应山花烂漫之时,布谷高歌之日,可堪灵元,图有登月之能,实无回天之本。直面春寒,仅一淡言而已。余等一行,行吟歌者,相聚花果山庄,研修学理,探求精深,师者古稀之春,学者不惑之年,吾己从心所欲,童心愉悦,学而知不足,乐甚畅怀也。

夫观花果山庄,南山之松,蓊郁深邃,东山桃李,待放含苞,西坡山楂,修枝泛红,蓄养精气,须臾花海,浪涌连山,逶迤无垠,壮观为其叹。

至若小楼别致,随山就势,雅致错落,掩映花树之间,虽无兰亭江南之妩媚,亦无黄鹤楼台之气宇,然窗含草花馨香,听山雀啁啾,山泉飞湍,亦是情怀别具,雄浑伟岸,不失隽秀之姿,气含富氧,令人精神爽朗。是夜轩窗,拥月于怀,星落书案,遐思沸想,抒优怀以谢国。成绝唱以感恩,巨笔奇才,汇聚于此,兰亭焉比,大家东来,实为之庆。

呜呼山庄,冬来银妆玉秀,春至桃红李白,夏时草花清雅,秋光红果满树,四时八节,景美幽隽。时有刘公福君,雾灵之德,养育其身,兴隆之气,造化其才,诗言感恩,建此山庄。为笔耕者,供生息之所,其德行可表。

正是:花果山庄春正浓/群仙弄雅阅生平/胜日梨花春含雨/杯酒楼台多渊明/孤傲芳舟破浪行。

余,半个穷儒,小住山庄,为情所感,忧怀盛世,感慨以系,草成此拙为记。同行者刘俭、龚耀年、王大民、刘福君、姚崇实、高豫皖等。时为2010年4月25日

 

喀喇河屯行宫寄语

滦河镇史称喀喇河屯,山川隽美,蔚然深秀,熏风微畅,草花馨香,实乃避暑消夏之胜地。是故清帝辟为夏宫,名日:《咯喇河屯行宫》。

行宫始建于清世祖顺治七年,竣工于清圣祖康熙二十年。宫苑建筑,茅茨土阶,不彩不画,古朴淡雅,体现康熙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襟怀。康熙、乾隆祖孙二帝,每年夏季驻跸于此,自理朝政,成京都之外又一政治中心。

行宫占地近六百亩,宫殿区为主体,位于滦河南岸,有东所、西所、中所、新宫等一百一十九间房舍,分宾主座落。滦阳别墅与宫殿区隔河相望,有小桥连接河中金山之岛。

  康熙以诗咏之:

  行宫有余暇  滦阳必一渡

  别墅河之阳  旷览山川趣

  乾隆驾临亦有诗云:   

雨后渡滦阳  拍堤始涨波   

秋风如故识  别墅又新过

砌卉芳偏野  庭松凉入多

悠然得深趣  山鸟若清哦

呈现一派恬淡祥和情愫。

沧桑物化,滦水东流,三百年兴衰,喀喇河屯行宫惨遭内战之摧残,美丽宫苑成为废墟,悲怆而萧然矣。

新中国初始半世纪以来,几代承钢人,叩石垦壤,开拓天地造化之钒钛磁铁矿资源,在行宫遗址之畔,中国东方钒钛钢城拔地而起,成为天鹅之美,国家橼檩。

承钢所在《西大地》乃龙佛之气,西照之光环,位居东塔西凤南蛇北龟之中,人杰地灵。进二十一世纪,承钢更加兴旺,企业文化建设亦登新高。是因在故园旧址建起滨河公园,为辛劳者缓解身心之劳,为退休者颐养天年。

今,欣逢承钢五十华诞之际,立乾隆铜像于园,一为园中添景,二为影召后人,以史为鉴可知兴替。论理园中应立康熙影像为贴切,然康熙铜像已立于市区经年,故立乾隆帝像,于其呼应,相得益彰,发人弗想,气象更好。正是:

  故园新雨后    新城艳草色青

塑像叙清史    时人谱华章

 穆春雨撰

    甲申年中秋

    二零零四年九月立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