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名家访谈 正文

廖奔:走出辞赋小圈子 做出文化大境界

字号: 2009-05-21 02:51 点击:37384 我要评论(1)

——访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廖奔

 

几年前,光明日报推出了百城赋活动。百城赋,顾名思义,就是百篇以城市为主题的辞赋作品。中国城市成百上千,各具魅力。然而,这其中描写北京的作品,无疑是最让中国文人期待的。北京,中国的首都,中国六朝古都,在历史地位上,没有一个城市能与之相媲美。而北京赋的作者,正是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廖奔。

 

用北京城市的发展,来印证中华民族整体文明的发展,来折射中华民族历史兴衰

 

用赋体形式去记录北京,对于创作者而言,是一种自我的挑战。历史上,描写京都的辞赋作品非常之多,五千年来,北京随中国历史的变迁,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在今天,当辞赋重又中兴的时候,站在时代的高度,为北京重新做赋,无疑是一份沉甸甸的重担。想要做好这篇赋,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对此,廖奔先生坦言自己压力很大。

“歌颂北京的赋很多,历朝历代都有,宏篇巨制,除了汉代的京都赋,没有多少有影响的。北京太大了,历史文化悠久,庞大,博杂,挂一漏万的写,也很难。我不希望自己的作品是一篇见物不见人、一个兴百讽一、没有独立思考、连抒情都看不到的、一点个人色彩都没有的作品。”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廖奔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架构全篇的立意——用北京城市的发展,来印证中华民族整体文明的发展,来折射中华民族历史兴衰,特别是近现代以来,中华民族的伟大成功,文明转折的成功,以地域文化角度切进去,整体把握中华文明。有了整体构思,创作的速度很快,几天时间,一篇气势磅礴的京都大赋诞生了。在文章中,他截取不同的历史时段,每一个时段都有自己的思考与评价。作品发表后,获得了各方的赞赏,特别是其独特的立意角度,在百城赋作品中可谓另辟奚径,为圈内称道。业内人士纷纷表示,没想到,一篇赋竟写成了一部中华文明史。这样的评价让廖奔很欣慰。“我很高兴,这是我的追求。”

当然,对于这篇几千字的大赋,他仍然不讳言自己的遗憾:“内容太博大,文辞的优美度不够。由于我要表达的内容容纳不下,于是要求自己不能以文胜质。刘勰《文心雕龙》说过文质的关系,质是根本,是基础,必须有文来帮助它,言者无文,行而不远,没有文采没有感染力,但说得再有文采,没有根本,也不行。我尽量让两方面都兼顾,但最后在文辞上还是有欠缺。当我读到百城赋中,一些文章文采斐然,我很佩服。但是我的北京赋,我要求它必须以庄重、稳固的面貌出现,必须和国都的身份相匹配。”

 

每个人都想回归到自己内心世界的田园里

 

初识廖奔,仅仅因为《中华辞赋》曾经刊登过《北京赋》,而他是《北京赋》的作者。仔细阅读廖奔的简历,发现他首先是一个戏剧史论家,同时又是一名中国文化管理机构的官员,头上有众多头衔,而且爱好广泛。诗词歌赋书法,均有涉猎。一个地道的,浸淫在传统文化里的人。

 

当问及他为何对传统文化如此感兴趣,廖奔首先谈了自己对中国文化传统的认识。“孔子说:郁郁乎文哉。中国的文化发展历史悠久,是重文的国度,有重文的传统。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覆盖面很广。自古以来,中国文人在文体方面有众多的探索,诗、词、曲、赋、铭,有很多不同的文体,尤以诗词更有名,中国在文字方面的创造性工作,底蕴很厚,这也显示了传统文化的魅力。唐宋以后,科举制度以“以辞赋取仕”。全世界考试制度,从中国的科举制度吸收了很多经验。科举考试考什么,就是两方面:明经、辞赋。明经就是考你对古人哲学思想、对传统伦理道德的理解,是从思想上的。辞赋则是从文学才华讲的,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我们经常说文质彬彬。什么是质? 质就是你的本色,你的内涵,什么是文?就是你的表达要有文采,要有修饰能力,缺一不可。”

廖奔认为,对文化的重视,是人在追求文化素质的提高,精神境界的攀升。

“人在工作之余总是能挤出时间,就看时间用在什么地方,我个人的这些文化习惯,说得冠冕堂皇一点儿,当作一种精神追求,提高文化素质和文化素养,通俗点说,就是一种爱好。如果你没有这些爱好,自然享受不到传统文化带来的感受,比如诗词曲赋,如果你没有一定的底蕴,不到一定程度,你就欣赏不了,体会从哪里来呢,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你就插不上嘴。在我国古代,有职业文人——士阶层,在这样一个文人云集的圈子里,如果你没有个人的见解,是要被人笑话的。”

如今,喜欢传统文化的人越来越多,不仅仅是专业的文化工作者,各行各业的人都表现出对传统文化的浓厚兴趣。对此,廖奔先生觉得,这是现代人的精神需要。“我们都生活在繁杂喧闹的社会里,甚至连纯粹的田园风光也找不到了,每个人都想回归到自己内心世界的田园里,寻求宁静。人需要精神抚慰。都市里的人,每天被繁扰的事情充斥,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压力,人就更加需要安静,如果能够拿起毛笔写字,心情马上平复。气功对身体有调节作用,诗词曲赋,是对精神的调节,能让一个人神闲气定。”

谈及自己所涉猎的几个门类,他笑称,“没有特别的比较,兴之所至,随心所欲,随遇而安,没有当成专门的事情。”

 

辞赋发展要突破小圈子,走向大天地

 

盛世做赋,是自古以来的古训,每逢盛世,好的赋就出来了,盛世的时候,民族精神弘扬,国力强盛,需要有能够和它相称的文学作品来歌颂它,那么最能够从方方面面反映时代发展的就是赋体。

廖奔先生对辞赋的历史有着自己的思考。“汉朝的赋最兴盛,为什么?汉朝出现了文景之治,在全世界达到了文明的高峰。我们至今被称作汉人,丝绸之路世界闻名。在文化上,出现很多经典的赋。现在读起来,仍然感觉洋洋洒洒,汪洋恣肆。但赋在汉以后开始走下坡路,更多的是诗词及其他散文体的兴起,这有一定道理的。赋有其它文体不可比拟的优势,但也有缺陷,它的缺陷在于太铺排,太铺陈,缺少鲜活的生命力,面面俱到,看不到人的精神上感悟,往后发展,变成了字词的堆积。一大堆的生僻词。而且容易被统治阶级利用,成为歌功颂德的工具。汉以后,一旦统治阶级需要歌功颂德了,那么赋就出来了。古人自己也说,赋是兴百讽一。只有兴,没有讽,缺少了思考,你的意义,你的思考,你的志向,在赋里全部被淹没了,缺少思想内容。汉以后,好的赋越来越少。”

 

经历了历史的洗炼,赋曾经面临消亡的境地。今天,传统文化正在复兴。辞赋发展也到了恢宏气度的中兴时代,辞赋创作者、爱好者都为之欢呼,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辞赋,并积极投入辞赋创作。廖奔表示认为这是好事,表明人们更加重视传统文化。在创作中,可以增加对赋的了解,使用的熟练程度,越来越驾轻就熟,确实是一种中兴气象,但是也出现了值得警惕的现象。八股文的样子出来了,进入了一种套路。雷同的地方越来越多,独创的内容越来越少。比如写一篇城市题材的赋,基本上就是:文物古迹,土特产,历史人物,山川风景,地方建设。当然,辞赋创作越往后越难写,出新不容易。

对于成立于2008年初的国内外第一本辞赋专业期刊《中华辞赋》杂志,廖奔给予了积极的评价。“《中华辞赋》杂志可谓应运而生。满足越来越多的作者、读者的期盼,可以看到,在你们的大旗下,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中华辞赋杂志社责任重大。如果有可能,增加一些普及内容,撰写知识;开展一些评论,对好的章节段落的评点;也可以谈创作中出现的问题,形成共同探讨的气氛,辞赋朝向什么方向发展,才能更健康。”

他还就杂志未来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由于中华辞赋、光明日报的推波助澜,关注辞赋的人多了,赋的繁荣,带动了古文体的发展。杂志社应该开阔眼界、扩大视野。不要把自己的手脚捆住,把其他古文体都包含进来,天地会更大,突破辞赋的小圈子,不受 “中华辞赋”四个字的影响,把辞赋做出广义的理解,受众会更广泛,必将对整个古文体的复兴起到推动作用,同时给赋的发展留出一定缓冲的时间和空间。”

近日,《中华辞赋》杂志社开展向国内五所知名高校捐赠期刊的活动,500名热爱传统文化的莘莘学子将阅读到杂志。这一活动标志着传统文化期刊走进大学校园,向中国未来发展的脊梁——青年人传播中华文化。廖奔得知这一消息,非常赞赏。他对青年一代传承中华传统文化充满信心,表示不赞成用灌输的办法对待青年人。

“为什么要耳提面命呢?我们只要踏踏实实地做,在做的时候,会有很多年轻人裹卷近进来,受到感染。年轻人一定会超越我们。青年一代面临非常好的教育条件,无战争,无动乱,衣食品无忧,二十一世纪的中华文化传播应该寄希望于他们,应该靠他们的自醒意识,主动承担。”

中华文化正以其无穷无尽地魅力焕发着新的生机,这一切都得益于中国的日益强大。在采访即将结束时,廖奔深情地说,自古以来,国强则文盛,汉强,唐强,文就盛。这几年,我们一个强国的轮廓已经出来了,强国梦正在实现。我们有了底气,世界爆发经济危机,而中国在全球的金融地位却越来越高。在各种场合,都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这是包括辞赋在内的所有优秀文化重新复兴的背景。搞好自己的经济建设,国家建设,中华文化就会勃兴。同时,我们还要重视保护,保存好已有的文化遗产。传统文化曾经遭到破坏,造成了一些流失,现在我们有实力,更需要加强对传统文化的保护,它们是中华文化的基因。基因丢失了,就不是我们自己了。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