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名家访谈 正文

“才子市长”写就辞赋华章

字号: 2009-04-09 02:50 点击:87006 我要评论(1)

——访江苏省南通市原副市长袁瑞良

 

张文馨

 

《中华辞赋》杂志创刊号曾经刊登了一篇《阅江楼赋》。这篇深受业内人士赞誉的辞赋佳作出自江苏省南通市副市长袁瑞良先生之手。在中华辞赋杂志的作者中,不乏名家、大家,而袁瑞良是唯一的一位市长,著名学者冯骥才称呼他“才子市长”。在钦佩的同时,笔者也极为好奇,他是怎样一个人呢?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得以与之相见。

 

“我希望做一名学者型的官员”

 

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数不胜数,市长更是多如牛毛。袁瑞良可能不是其中最知名的,但是在文化圈,尤其是辞赋界,他的知名度非常高,成就亦有目共睹。虽然他不是一个职业文人,写赋的时间并不太长,“却极其用心,勤苦,且成果颇丰,境界卓绝,见识高远,影响亦较大。”《阅江楼赋》(三篇)是他第一次创作的作品,一经问世,即受到业内的广泛好评。

赋毕竟不是寻常文体,没有相当的文学功底和古文基础,没有相当的才气情怀,是断然玩不转的。袁瑞良的辞赋写作仅仅是业余而已,记者很好奇,这样一位忙碌的官员,能够写出让众人称赞的赋来,他是如何与辞赋结缘的呢?对于记者的疑问,袁瑞良娓娓道来背后的一段故事。

2003年,省里领导到南通视察,提出南通要向温州学习的意见。作为一方父母官,袁瑞良随市里的领导去温州参观,用文言文古体写了一篇《温州随感》,文中比较了温州和南通的差距,包含着对南通善意的批评,体现了对南通市未来发展的思考,此篇文章引起了南通市领导的重视,批示给市级刊物发表,引起很多人关注。殊不知,一篇偶然之作,却促成了他创作辞赋的机会。

当时,江苏省南京市在下关区重建了阅江楼。提起阅江楼,还颇有些历史典故。阅江楼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题名,曾经挖地筑基,却因故一直没有建成。六百多年来始终有名无楼。下关区政府决定弥补这个历史的遗憾,建造楼宇,发展旅游业,并为其创作一篇赋,拍一个文化片。一个偶然的机会,袁瑞良的《温州随感》被承担文化片制作的公司发现,于是力邀其创作《阅江楼赋》。虽然那时还未写过赋,但盛情之下,他还是欣然答应。三篇气势辉宏的《阅江楼赋》就这样出炉了。《人民日报》原副总编周瑞金尤其欣赏袁瑞良“用赋体来写当代,把今天的语言融合进去,不深奥。”他评论说:“文章读起来像行云流水,舒卷自如,达到了阳刚之美和阴柔之美的结合。气势宏伟,境界也比较开阔,同时又情韵悠远,妙合自然,趣味隽永,是当代难得一见的好辞章。。。。。。有磅礴青云之气,文字飞扬之气,震撼人心之力。”

谈起自己的文学创作之路,袁瑞良告诉记者,看似偶然,其实有内在的原因。他小时候即喜欢文学,上大学学的中文系。工作之后一直在政府机构,从县、市、省到中央机关都有过工作经历。虽然从事的是公文写作,对文学的爱好却一直保持。他很崇尚学者,更对自己立下一个心愿:要做一名学者型的干部。大学读书期间,有幸参与鲁讯先生杂文系列作品《南腔北调》的注释工作。在为官的日子里,他相继发表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形成发展史》、《中华人民共和国选举制度》、《叶飞的青少年时代》、《晚年叶飞》、《南通游记》等文学作品。尤其值得一提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形成发展史》是我国第一部全面系统论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历史的学术著作,“填补了我国现代政治制度研究领域的一项空白”,具有重要的史学价值和学术地位。说他是一个才子市长丝毫不为过。

 

盛世华章 大赋长歌——《神州赋》四卷出炉

 

《阅江楼赋》后,袁瑞良花费两年多的业余时间创作了《神州赋》四卷,包括《十赋黄山》、《十问黄河》、《十叹长江》、《十望长城》,可谓一部歌颂神州大地的辉煌巨制。为此中国作协、中国文化报和上海文汇出版社曾在北京专门召开研讨会,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兼副主席金炳华、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院长、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冯其庸、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刘梦溪、北京市文联副主席陈祖芬等专家都给予很高的评价。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三十余家媒体作了报道。《中国文化报》以半版篇幅详作评说,其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人对黄山黄河长江长城最熟悉不过了。它们不仅是知名的名胜古迹,而且是代表中国形象的文化图腾,以此为创作题目,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作者的爱国情怀。对此,袁瑞良并不否认:“我对我们的国家怀有深厚的感情,神州赋的创作,从内在的关联看确实基于一种爱国情怀,但不能简单地说,因为我爱国,所以我一定就写黄河黄山、长江长城。”

说起这部巨制的创作的台前幕后,以及四个创作对象的选择,他感慨万千。2005年,他参加市长峰会时登黄山。在黄山著名的始信峰上,一下子被眼前的美景吸引,当时脑海里就涌出了一句“始信方知画笔穷”。由于时间仓促,他恋恋不舍地下了山,在回来的车上才思如泉涌,即兴创作了一首诗,却仍觉意犹未尽,于是蒙生了写赋的想法。最初计划写五篇赋。因为黄山有五奇:雾、松、云、风、石。后来有朋友送给他一部电视宣传片《风雅黄山》,描写黄山的四季,又激发了他以春夏秋冬为主题再写四篇赋,最后加上一篇总论作为引子,刚好是十篇。这一想法得到了上海文汇出版社社长肖关鸿的支持,并建议他以中华民族的文化图腾黄山,黄河,长江,长城为主题,各写一本书,写法上不要重复。《十赋黄山》率先完成后,上海文汇出版社举行了研讨会,与会专家给予一致好评,极大地鼓舞了他另外三部作品的创作。

谈到四部作品,袁瑞良介绍说:《神州赋》从更高的文化视角来审视中华民族的四个图腾,如此创作可谓前无古人。在写法上各有特色,黄山用的赋体;黄河采取一问一答式;长江属于直抒胸臆,不问自答;长城的创作采用诗经的写法,每一篇开头都相同,区别在于每一句话的第二个字。写的最美的是黄山,最有思想性的是黄河和长城。比如长城的创作。过去人们习惯把长城作为秦始皇暴政的例子。其实,长城有深刻的文明内涵,不仅是一个建筑,也是一个文化分界线。长城以北是游牧文化,以南是中原农耕文化,长城阻挡了游牧文化对农耕文化的践踏和摧残。

 

辞赋发展的关键在于它的生命力

 

赋是中国独有的文体,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在几千年的发展中,赋曾经一度面临灭绝的境地。近年来,随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复兴,辞赋焕发了勃勃生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辞赋,辞赋爱好者和创作者也开始增加,辞赋的发展也受到了文化界的重视。但是相比诗、词、联,辞赋因内容庞大,文字过于生僻晦涩,造成了辞赋在一般大众中认知度还很低。

对于辞赋在未来如何发展,袁瑞良认为,应该持有开放的态度,顺其自然,不好强求所有人都喜欢它,喜好与否要根据每个人的价值取向。任何一种文化能传承下来,必然有它的自身价值。弘扬中华文化传统是我们国家一贯的方针,赋是优秀文化的组成部分,和诗词相比,赋韵律美,容量大,有气势,可以陶冶人们的情操,使人建立更美的生活情趣,有必要在今天推广和普及,当然这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

当记者问到辞赋创作的话题时,袁瑞良谦虚地说:“我不是专业人士,但任何一样东西,全部的意义在于生命力,生命力取绝于社会大众对它的认可度。古赋强调用典,有严格的形式。不过现在的生活节奏快,如果读一篇赋要抱着一大本字典,看很多的注解,读起来是很困难的,对阅读习惯来讲也很疲劳,社会接受度很弱,还是要让人能够看得懂。当然老学者坚持严格按照古赋形式创作,无可厚非,年轻人喜欢用现代语言来写赋,也没什么不可以,没有必要强求整齐划一。”

在给辞赋界的一次会议写祝贺信时,袁瑞良提出:为赋者,歌而不媚,讽而不诽,怨而不恨,哀而不悲。可以看成他对辞赋创作的独特思考吧。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