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名家访谈 正文

魏明伦:巴蜀鬼才续写碑铭文化新传奇

字号: 2008-09-11 02:41 点击:12266 我要评论(0)

 

         巴蜀鬼才续写碑铭文化新传奇                    

 

                         ——访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副院长魏明伦

 

碑赋文化网:曹平、张文馨

 

“反思历史,不为尊者避讳;针砭时弊,敢替弱者代言”,这就是有着“巴蜀鬼才”之称的魏明伦老师为《中华辞赋》的题词,这副题词不仅体现了魏明伦老师对于辞赋创作的态度,同时也是其人生态度的一种真实写照。在当前的辞赋创作界,魏明伦老师所创作的碑赋自成一体,风格独特。这位以戏剧、杂文创作为主的文学大家是如何对碑文创作产生兴趣的?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的碑文创作呢?带着这些问题,笔者电话采访了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的副院长魏明伦。

 

《盖世金牛赋》标志“魏碑”横空出世

 

谈起碑文创作的初衷,魏明伦老师表示有些偶然。1994年,著名美术家韩美林创作了巨型雕塑“金牛”。韩美林邀请好友魏明伦为这座雕塑起个名,顺便题个词。没有想到的是,不出一周时间,魏明伦老师便创作出了一篇比“盖世金牛”雕塑还震撼世人的奇文——《盖世金牛赋》。奇文一出,震惊深圳。当时,蛇口开发区的创始人袁庚老先生评价:“自从建国以后,几乎没有见过这种骈文体的文章,如此清新流畅、内涵深刻的好文则少之又少!此文给人以当代《岳阳楼记》之感!”《盖世金牛赋》引得全国多家报刊争相转载,新华社为此发特稿专稿,在海内外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魏明伦老师的碑文创作也是由那时候起一发不可遏止,十余年来已创作碑文60余篇而成为了辞赋大家。

 魏明伦老师强调自己所创作的都是“碑文”,或者称之为“碑铭”,因为他的这些辞赋作品几乎都被作为碑文刻在了石头上,而且这些碑文的创作起因都是应邀而作。碑石,在中国是一件十分传统而又古老的艺术品。而碑文,或者可以成为“碑铭”,在中国古典文学当中有太多的杰作,承载了太多的历史文化内涵,中国许多著名的建筑,都有碑铭与之相配,比如岳阳楼有《岳阳楼记》、滕王阁有《腾王阁序》、醉翁亭有《醉翁亭记》等等。由于历史的变迁、战争的焚毁,有些著名的建筑早已荡然无存,但是与建筑物有关的碑铭却流传了下来,可以说这些建筑物因为其“碑铭”而传世,并且永垂不朽。碑铭同所有的文章一样,从著作中产生佳作,又从佳作中产生杰作。碑铭中的精品杰作,早就列入了我们的语文教科书。碑铭中的那些妙词警句,演变为成语格言,至今流传于当代人的口中。

近代以来,由于白话文的兴起,对文言文的创作方式产生了冲击,尤其到了建国以后,这种文言文体裁的文章几乎湮没。即或碑上有文字,也大都被领导人的题词或语录代替,碑与文从此中断了联系,碑铭延续了几千年的美丽与辉煌暂告段落。魏明伦老师认为,碑铭文体不应断裂,白话文的崛起,把书面语言与口头语混合一起。其实,书面语言不能完全等同于口头语言,文言文体裁的文章也应当有其自身的特点和历史功能。他称自己是“拿来主义者”,是将已经断裂多年的中国碑文优良传统重新“愈合”。

碑文是中国所独有的文体,应该加以变革、继承和发展,在特殊的场合可以加以运用。新的历史时期,魏明伦老师创作的骈体碑文独树一帜,1997年《光明日报》在报道魏氏碑文时,有意将“魏”字和“碑”字做成黑体,这使人自然联想到“魏碑”,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魏明伦老师的“魏氏骈体碑文”的划时代意义了。

 

“半文半白,古为今用,畅达易懂,雅俗共赏”

魏氏骈文自成一家

 

魏明伦老师强调,其所创作的碑文皆是骈文,而且篇幅都在千数字以下,这种形式靠近王勃的《滕王阁序》,但是并不属于《上林赋》、《羽猎赋》那种骚体大赋体裁。论者如果用骚体大赋的标尺来衡量自己创作的骈文,可以说是审视错位了。流传至今的《赤壁赋》可以说是辞赋中的上品,但这也是一种散骈结合的文章,而不是骚体大赋,虽然苏轼在《赤壁赋》的题目中用了“赋”字。《哀江南赋》也不是骚体大赋,而是骈文。

魏明伦老师表示,既然是用骈文这种古老的文体进行创作,那么,就必须遵循骈文的基本规则——“对仗”。并且充分发展对仗、延伸对仗。魏老师创作的碑文,既有“骈四骊六”之四六对仗句,又延伸到八字、九字甚至十字以上的对仗句。除了个别的虚词,通篇皆是骈俪组合。“活用对仗而放宽声律,驱遣形式而服从内容”,魏明伦老师认为,古为今用,要用得活、化得开,起码要让具有中等阅读能力的读者读得懂、记得住、背得出。因此,避用太晦涩、生僻的词汇、典故,并将适宜的现代词汇,巧妙融入到碑文当中。所以说,魏氏骈文最大的特点就是“半文半白,古为今用,畅达易懂,雅俗共赏”。“发扬了骈文的本体——对仗,淡化了骈文的附属——声韵”。再创造了一种“现代骈文”。在白话文通行的文学大观园内,让已经断裂的骈文“愈合”,为我国独有的骈文保留了一席发展之地。

魏明伦老师称自己为“苦吟派”,所创作的碑文虽然只有千余字,短至数百字,但是在创作的背后,却要付出更多的辛苦,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成功的作品,所谓“易读不易写”。对于有人认为,“赋”就是一种颂扬文,一种赞美诗。魏明伦老师表示,赋本身并不是用来专门歌功颂德的,诗词歌赋都是文章创作的一种文体,它可以承载各种不同的内容,有赞美诗,也有讽刺诗。魏明伦老师创作的“现代骈文”忧患意识颇深、思辨色彩甚浓、批判锋芒甚锐。歌颂真善美的同时,也谴责假恶丑的社会百态。在他的碑文作品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到警示与反讽,也可以看到其顾左右而言他的机智。

魏氏骈文自成一派,“魏碑”开碑铭创作新境界。魏明伦,这位巴蜀鬼才创造并将继续谱写新时代条件下碑铭文化的传奇!

 

后记:魏明伦老师很忙,白天忙于写作,周末还要赴各地参加研讨会等,所以只有晚上才能有一点闲暇的时间来接受采访。魏老师语速很快,机智中不乏幽默,名词、警句经常是脱口而出。魏老师对自己的作品非常钟爱,其中有一个小故事,当初创作完成《盖世金牛赋》时,其中有一段文字专门是为韩美林而作,有人建议将这段文字删除,而魏老师却执意不许:“《岳阳楼记》就写到了邀请者滕子京,我为什么不能在文中提到韩美林?而且这段文字对整个文章的结构非常重要,坚决不能删!”正因为有了魏明伦老师的坚持,我们才看到了完整的《盖世金牛赋》,同时我们也看到了魏老师的另一方面,那就是对朋友的尊重,对自己作品的自信。《魏明伦碑文集》还在整理当中,要想看到魏明伦老师对于骈文的继承与变革的深刻阐述以及更多的“魏碑”,让我们拭目以待。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