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名家访谈 正文

老夫聊发少年狂:黄彦印象(一)

字号: 2008-08-15 02:48 点击:4517 我要评论(0)

老夫聊发少年狂:黄彦印象

          ——访中华辞赋杂志总编辑黄彦

 碑赋文化网:张文馨

 

他是一个不知疲倦的老者,一路走过数十载的文化之路,如今为《中华辞赋》杂志再次披挂上阵,呕心沥血。他的种种举动能让人对“七十岁=老人”的常识产生怀疑:比如冒雨狂奔,坐四十几个小时的硬座火车回老家,身背十几斤重的包儿楼上楼下的跑,颇有古语“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味道。虽年逾古稀却依然激情四射,腰杆笔直,精神矍烁,每每说到动情之处即可感受其气韵十足,气发丹田,本期名家访谈,让我们走近《中华辞赋》杂志总编辑黄彦。

 

一、要让辞赋成为新时代中华文化的正宗

 

七年前,黄彦即撰文《美韵奇赋唱大风》,在为辞赋现状大声疾呼的同时,也对辞赋的发展充满希望,作出辞赋必将再次勃兴的预言,七年后,也就是2008年元月,《中华辞赋》杂志创刊,黄彦亲手操办此事,他自觉是荣幸,又是与辞赋文化深厚的缘分。

谈到辞赋的魅力,黄彦显得激情澎湃。“王国维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赋,作为中国传统文学的一大文体,曾有过极大的辉煌,领四百载之风骚。汉代时期达到了最高峰,汉赋与唐诗、宋词、元曲比肩,并称为四大文学之宗。”

    辉煌属于曾经的过去,进入近现代后,辞赋这种文体一度式微,很多文化学者认为辞赋在民国时期就已绝迹,出现了发展的断口,黄彦对此表示反对。认为其“没有消失,一直在积蓄,有的则象地下火般运行……而且蓄之既久,其发必速。”

    今天,在中华民族大发展、传统文化大复兴的时代,辞赋迎来了全面复兴的历史机遇。沉寂了半个多世纪后,辞赋的回归乃大势所趋,历史、国家、民族、人民都需要。“就好象几千年的老树又发了新枝,生命力依旧旺盛。”

在谈到为何期待辞赋成为文学正宗时,黄彦表示,辞赋较之其他的文学体裁有自己独特的魅力。“赋”这种传统文体,以其堂皇大气、华丽优美,最能映射发展全景,传达盛世之气象。盛世最宜立碑做赋,而且只有盛世才能诞生最美的辞赋作品。当然,而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辞赋的发展也应该与时俱进。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的专家们提出了对古体辞赋传承并加以创新的观点,即创作、发展现代辞赋。新赋能克服古代辞赋的弱点,克服其他体裁诗、词、歌、曲的局限,包容性强,蕴蓄宏博,形式灵活,手段高明,而且具有极大的时用性。他特别强调,新赋不是大有用处,而是太有用处,一定会超过诗、词、歌、曲、联等文体成为翘楚,能成为现代中华文化的正宗。

 

二、就好象穿上红舞鞋,停不下来了......

 

几十年的文化工作中,黄彦曾经担任了很多杂志的总编辑,然而在古稀之年,他再次勇挑重任,成为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创办的杂志《中华辞赋》的总编辑。他对这本杂志情有独衷。在谈到对这本杂志的感情时,他用了四个字:激情满怀。

“这本杂志是中国唯一的,世界上也是仅有的一本辞赋杂志。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是复兴中华文化的旗帜,而《中华辞赋》杂志应该成为碑石院的一面旗帜,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媒介平台的意义。”

2007年初春,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召开了第一次院务工作会议,其中一项议题就是在场的专家顾问们一致呼吁创办一本辞赋类的期刊。后经过碑石院申请并被核准,决定在2008年元月,推出中华辞赋杂志的创刊号。那时,已经是11月中旬了。距离规定出刊的日期只有不到两个月。

“当时征询我的意见,因为不到两个月的筹备时间,对创办一本专业性强的、高质量的杂志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说一定要元月出,因为当时刊号已经下来了,必须尽早地让杂志面世。我那时候可以说就是玩命了。”

18号,黄彦带着编辑部的另两位同志开始正式筹备杂志内容。

“任何事情在开创之初都是最难的。文化圈里的朋友帮了我们很大的忙。为什么,因为大家对这本杂志都期待已久了。凭我们在文化圈里的名气和影响力,稿件的来源基本上不成问题,但关键是,需要带着策划的选题和作者约稿件,去沟通。”

“那时候每天三个人上百个电话,一共打了几千个电话,但是打过去一说约稿件,大家都很支持,都很兴奋,无论是辞赋大家还是爱好者。再次证明了辞赋在文化圈里受关注的程度、受重视的程度。”

以任继愈、周汝昌、范敬宜、冯骥才、乔羽、楚庄、魏名伦、霍松龄等为代表的文化名流纷纷题词题字给予编辑部鼓励,这更增强了大家的积极性。

“很长时间一天只吃一顿饭,满脑子想的都是稿子,连上厕所的时候脑子还在想如何改啊,编啊......有时候做梦都是在编稿件,有一次梦着梦着突然醒来了......”

2008年1月号,这本国内乃至华人圈第一本辞赋类杂志在众多的期待中终于面世了。从开始筹备到出版,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作为主办单位和编辑部都松了一口气,然而黄彦似乎还没有完全放下这根紧绷的神经……他期待着文化圈里的评价和反映。当杂志通过各种渠道送到了文化大家、辞赋专家、以及辞赋爱好者手中后,大家的反馈信息随之而来。杂志顾问团、编委们众口一词,表示了对杂志赞赏和肯定。很多大家亲自给社长闵凡路及黄彦来电来信表达喜爱之情,并常常用“惊悉”或者“惊乎”这样的字眼儿,各界反应之强烈,远甚于原来的估计和期待。文化名流们认为,《中华辞赋》杂志的诞生有着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弥补了一个文化类期刊的空白。

而作为普通辞赋爱好者在辗转看到了杂志后,也纷纷给编辑部打来电话,一位退休的老教授,亲自来到编辑部,说到动情处,热泪盈眶……还有的作者,竟然为中华辞赋创刊即兴写了一首赋,可见这本杂志的问世的确是众望所归。

杂志的首战告捷是不言而喻的,黄彦终于放下了一颗心。但是他深知,办这样一本杂志并不轻松。并且用“有善始者实繁,能克终者盖寡”来勉励自己和编辑部的同仁。对于这本杂志的未来,黄彦表示,希望她成为文化大复兴的轻骑兵,生力军,主力劲旅,在中华民族文化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我就好象穿上了红舞鞋,停不下来了。”“办这本杂志,我是当成事业来做的”。(待续)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