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辞赋网 > 文化动态 正文

闵凡路副院长接受《深圳商报》采访

字号: 2008-07-25 23:33 点击:1222 我要评论(0)


2008年07月25日 人气:

由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与深圳报业集团主办,《中华辞赋》杂志社和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承办的“中华辞赋大赛”,自正式启动以来,参赛来稿非常踊跃。但是有些参赛者由于缺乏对辞赋体裁的认知,把古诗、词,甚至现代诗、散文等体裁的作品也发来参赛。为了更好的举办此次大赛,5月29日,深圳商报记者钟华生采访了此次大赛发起单位之一、中国碑石工程院的常务副院长闵凡路。

        随着“国学热”的兴起,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新关注辞赋。作为新闻界的老前辈,近年来,闵凡路热心推广中华传统文化,他认为,对于中华传统辞赋,应该“古赋为体,今辞为用”,创造出一种“现代新辞赋”,讴歌当今时代,传承后世,同时也要让更多的老百姓可以欣赏和接受。他说:“推广‘现代新辞赋’,是一项长期的开创性工作。此次大赛的目的就是要推动辞赋创作的传承、创新和发展,激发人民群众对辞赋文体的关注和热情,同时也希望能发现一批优秀的辞赋作者。”
        对于大赛投稿中出现的问题,闵凡路认为,辞赋文体要有四个特点:首先是凝练,以千字文居多,一般的赋大概是一两千字,也有几百字的小赋、小铭。其次是文采,用词讲究,比较华丽,崇尚“大美”,令人耳目一新,当然,不能太刻意追求华丽,但也不能全用“大白话”。第三是对仗,讲究工整,像对联一样,念起来朗朗上口。第四是声韵,诗歌讲究韵律,赋也一样,但要求没有诗歌那么严格,不用一韵到底,不过,在一个段落里面就需要押韵,而到下一段则可以改韵。现在我们强调的是新诗赋,就是说我们既要传承古赋的基本特征、体例,也可以适当做些改进。例如用词生僻,用典过多,堆砌、晦涩、冗长等等。如果一个赋用了大量的典故和注释,用一些不认识的字,读起来很累又难懂,还要请个有更高学问的人来讲解,那么这个赋是不成功的。作为一个好赋,一定要易读、易懂、易诵、易背,琅琅上口。尤其是“现代新辞赋”,要让现代人容易欣赏、体会,并且喜欢去朗读。

附:

 


 

 专访“中华辞赋大赛”发起人之一、新华社原副总编辑闵凡路

创造“现代新辞赋”

 

 
 


闵凡路
 

  本报实习生 钟华生

  由深圳报业集团与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主办,深圳商报“文化广场”和《中华辞赋》杂志社承办的“中华辞赋大赛”,自正式启动以来,参赛来稿非常踊跃。本次大赛也受到了许多专家、读者的肯定。5月29日,“中华辞赋大赛”发起人之一、新华社原副总编辑闵凡路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他认为,对于中华传统辞赋,应该“古赋为体,今辞为用”,创造出一种“现代新辞赋”,讴歌当今时代,传承后世,同时也要让更多的老百姓可以欣赏和接受。

  作为《半月谈》、《新华每日电讯》、新华社音像事业创办人之一的闵凡路,是新闻界的老前辈。近年来,他热心推广中华传统文化,参与创办《中华辞赋》杂志社,任社长,还担任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常务副院长。他说:“推广‘现代新辞赋’,是一项长期的开创性工作。”

  “古赋为体,今辞为用”

  《文化广场》:在您看来,重新弘扬中华传统辞赋文化,具有怎样的现实意义?为什么您要发起举办此次“中华辞赋大赛”?

  闵凡路:去年我们成立了中国碑石文化工程院,提出要给名人、名胜、名城作赋立碑,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繁荣现代辞赋创作,实录时代步履,激励今人,传承后世,以此作为我们的使命。辞赋在中国历史久远,是中华文化的瑰宝,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渊源。传统的诗、词、歌、赋,前三种文体流传广远,但赋到近代就有点断层了。其实赋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文体,不过由于它过去用典太多,特别讲究华丽的辞藻,对韵律的要求也过于严格,结果造成它不易流传。如今我们认识到,赋作为一种传统文体,还是非常值得我们继续弘扬的。因此,我们提出“古赋为体,今辞为用”,创造出一种“现代新辞赋”,为我们的时代服务。

  古代的一些文学大家,像司马相如、曹植、陶渊明、韩愈、杜牧、范仲淹、欧阳修、苏东坡等,都写了不少辞赋名篇,千古流传,那么我们现代人是否也能创作出讴歌当今时代,并传承后世的赋呢?因此,我们想通过举办此次“中华辞赋大赛”,推动辞赋创作的传承、创新和发展,激发人民群众对辞赋文体的关注和热情,同时也希望能发现一批优秀的辞赋作者。应该说,我们也是在做一项具有开创性的工作。

  辞赋有宏大的包容性

  《文化广场》:“中华辞赋大赛”为什么会选择“为改革开放三十年作赋放歌”为主题?

  闵凡路:这个主题最初是由深圳报业集团社长黄扬略先生提出的。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华崛起,世界瞩目,这是非常值得讴歌、大书特书的一个主题。因此,当时我们就把“为改革开放三十年作赋放歌”定为主题,为盛世作赋,表现中华民族的精神和伟业。在这方面,赋比起诗、词和歌词,有更加宏大的包容性。例如一般一千到两千字的赋,或者五六百字的小赋,它们的内涵容量都比较大,对主题的表现力度也比较强。对于改革开放的大主题,可以从整体上宏观上论述,但我们还是希望作者能“以小见大,以点带面”,可以写珠三角、长三角,也可以写千行百业的新事物,可以写载人航天、抗震救灾等等。

  让欣赏辞赋的人多一些

  《文化广场》:有人认为“辞赋文体已经过时了,只是小众爱好者坚持的趣味而已”,您怎么看待这种观点?据您所知,当代辞赋作者的整体规模如何?

  闵凡路:辞赋原来也是少数人所为,文人自写、自赏。但是现在随着“国学热”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新关注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辞赋作为其中的一部分,也开始重新受到关注。如果我们能坚持把推广辞赋的开创性工作做下去,那么它一定能够走向普通大众,走向老百姓,让更多人能够用传统辞赋来表达时代情怀。

  推广“现代新辞赋”,可能开始接受的人会比较小众,老实说,作赋是挺难的,过去作赋的人都是知识水平比较高、文学功底比较厚的。不过,虽然作赋的人不多,但我们可以让欣赏辞赋的人更多一些。

  对于当代辞赋的作者,我在参与创办《中华辞赋》杂志的过程中发现,海内外有相当一批优秀的作者,有周汝昌等著名学者,也有不少三四十岁的年轻作者,甚至还有一些80后也喜欢创作辞赋,他们也有一定的功底。

  好赋应该琅琅上口

  《文化广场》:从大赛开始征稿以来,有些参赛者由于缺乏对辞赋体裁的认知,把古诗、词,甚至现代诗、散文等体裁的作品也发来参赛。我们应该如何规范辞赋文体?具体有什么标准?

  闵凡路:我个人认为,辞赋文体简要地说,有四个特点:首先是凝练,以千字文居多,一般的赋大概是一两千字,也有几百字的小赋、小铭。其次是文采,用词讲究,比较华丽,崇尚“大美”,令人耳目一新,当然,不能太刻意追求华丽,但也不能全用“大白话”。第三是对仗,讲究工整,像对联一样,念起来朗朗上口。第四是声韵,诗歌讲究韵律,赋也一样,但要求没有诗歌那么严格,不用一韵到底,不过,在一个段落里面就需要押韵,而到下一段则可以改韵。

  我们现在强调的新诗赋,对于古赋的基本特征、体例应该传承下来,但哪些可以改进呢?例如用词生僻,用典过多,堆砌、晦涩、冗长等等。我认为,如果一个赋用了大量的典故和注释,用一些不认识的字,读起来很累又难懂,还要请个有更高学问的人来讲解,那么这个赋是不成功的。作为一个好赋,一定要易读、易懂、易诵、易背,琅琅上口。尤其是“现代新辞赋”,要让现代人容易欣赏、体会,并且喜欢去朗读。

  《文化广场》:一般读者想了解、学习辞赋,该如何入门?有什么范本可供学习?

  闵凡路:赋接近诗词,也接近散文,在古文里是很特别的一种文体。如果大家想要学一点辞赋,可以读一读苏东坡的《前赤壁赋》、《后赤壁赋》,陶渊明的《归去来辞》,杜牧的《阿房宫赋》,范仲淹的《岳阳楼记》,欧阳修的《秋声赋》,王勃的《滕王阁序》等等,很多古文大家的作品都是精彩的学习蓝本,都是千古流传的名句、名篇,《古文观止》里就能找到不少。如果大家要了解当代辞赋作品,也可以看看《中华辞赋》杂志。我估计,“中华辞赋热”一定会兴起。此次“中华辞赋大赛”也是以帮助人民群众了解和学习辞赋、普及辞赋为目的,相信我们日后陆续评选、刊登、结集出版的参赛作品,也能成为人民群众了解、学习辞赋的一个窗口。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论文发表

最新论文

最新热点